做爱直播平台

  做爱直播平台 清晨,闹钟响起,响了两下,便被慕谦伸手按掉。

   温佳人从慕谦胸口抬起头,迷惘的看了他一眼,又趴了回去。

   “口水都流出来了。”

   慕谦将手伸进她的短发中揉了揉。

   温佳人立即将头抬了起来,平静的一擦嘴角,又趴了下去,“让我再睡会儿。”

   慕谦提醒,“再睡枭儿该睡了,衣服还没穿呢。”

   “还不是都怪你。”

   温佳人现次抬起头,瞪了慕谦一眼,缩进被窝里穿衣。

   慕谦则穿着短裤,先进了浴室,待温佳人洗漱好出来,慕谦已经将自己收拾好了,站在床头看着她,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

   她脸上没什么啊,他为什么那样看着她?

   慕谦沉声说,“今天一定要去玄门吗?”

   温佳人嘴角的笑一点点收了起来,“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呆呆的站在镜子前

   慕谦收回目光没再问,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瓶子递给她,“把这个喝了。”

   “这是什么?”

   温佳人闻了闻,声音有些怪。

   他朝她走了过去,拉起她的手,“这是血誓的解药,他们会让你以血起誓,跟我永绝关系,只能与我为敌。”

   “什么?”

   温佳人的脸一白,血誓她知道,这个誓言很毒,若违背,下声不得好死。

   “别担心,这不是有解约吗?你起誓的时候就说我的名字,誓言让我来背。”

   慕谦昨天去找那个清瘦的老人,就是为了要这个血誓的解约。

   温佳人震惊的看着他,慕谦笑了笑,“没事的,有解药,这个血誓不了。”

   离开温家,温佳人还没完全缓过神来,喉咙里还有那解药和苦涩与腥味。

   直到看见季清,温佳人才将心思拉了起来,载着她一起向玄门方向开去。

   慕谦站在窗口,看着温佳人的车子缓缓开向小区大六,他的手落在穿上紧握起来,他不想让她去玄门,这一趟免不了吃苦,但他又不得不放她走,因为知道她心里的坚持。

   慕枭醒来,没看见温佳人很失望。

   慕谦帮他穿衣服里,小家伙昂着小脸天真的问,“爸爸,昨晚你跟佳人在被子里做什么?摇的床一颤一颤的。”

   慕谦没想到慕枭昨晚居然醒了,面对儿子的问题,他面不改色的说,“我们在做游戏。”

   慕枭立即来劲,“我也要。”

   慕谦抬眸看了他一眼,“你太小,不能参加这个游戏,想玩去找个跟你一样小的女孩,陪你盖被子聊天。”

   慕枭,“……我只想跟你和佳人玩。”

   慕谦毫无余地的拒绝,“不行。”

   上车后,季清就问,“我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带齐了吗?”

   温佳人应了声‘齐了’,季清又问,“匕首呢?”

   “在包里。”

   她对季清笑了笑,后者才点了点头,“带齐了就好。”

   其实温佳人没有带那把匕首,那是见难得的宝贝,匕首外被戴的很光滑,她想季清肯定时常把它带在身上,是她贴身佩戴之物,那天她在她眼中看到了留恋和不舍,所以这件东西她能拿,得替季清收着。

   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多一些痛,少一些痛,都一样是熬。

   玄门

   今天是元宵节,也是玄门创立的日子,玄门的弟子会从四方赶回来,参加当晚的晚宴,第二天就是新的一年开课受教的日子。

   温佳人进入玄门后,季清让人去通报了阳明大师一声。

   过往的人都对温佳人指指点点,“这不就是害死二长老那个叛徒吗?”

   “是她,沐之和允之师兄,也因为她进了监狱,她还来玄门做什么?”

   在各种斥责声中,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明阳大师的亲传弟子才姗姗来迟,带她们去明阳大师住所。

   快到时,季清望向温佳人,让她把匕首拿出来。

   可是温佳人却对她摇头,“那把匕首我没带。”

   季清声音一下急了起来,“我问你的时候,你不是说带了吗?”

   “没带。”

   温佳人轻声道,“那是季师姑贴身的东西,我得给你保留着。”

   “你……”

   季清看着温佳人,喉咙像梗住了一样,最后吐出两个字,“胡闹。”

   进入明阳大师住处,大堂里坐起几个长大,视线均落在她身上。

   温佳人跟在季清身后进去,季清朝中央跪了下去,“各位为玄门尽心尽责的长老,今天我代七长老带她的罪徒前来受罚……”

   季清后面说了一大段话,先是训斥了她一翻,然后再说她还年经免不了犯错之类的,然后又夸了她天赋卓然,之后就是让各位长老再给她一个机会。

   温佳人跟着季清跪下,“弟子已经知错,希望各位长老,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明阳大师看着她们俩姑侄,半晌才开口问,“你们觉得这件事当如何处理?”

   各位大师开始议论纷纷,大多都不同意她留在玄门,只有一两个说她天赋异禀,以后加重培养说不定能成大事,其它长老就说,就怕又养了只像慕谦那样的白眼狼。

   大家议论了一番,又望向明阳大师,问他的意见。

   明阳大师盯着温佳人看了许久才问,“你真想留下?”

   温佳人点头,“若能留下,弟子愿意承受一切责罚。”

   明阳大师点了点头,“行,那你就到祠堂外去跪着吧!”

   “是。”

   温佳人点头,跟在明阳大师的亲传弟子身后,去了祠堂。

   天很冷,地板很坚硬,在祠堂外一跪就是一整天,直到天黑都没有人给她送饭来,随着夜渐渐加深,寒气冰冷刺骨,温佳人开始打颤发抖,粉红的唇变成了青紫色,腿完全麻了。

   又冷又饿,她咬牙坚持着,好希望能有人给她送点热食,哪怕一杯热水也好,但她知道不会有人来的!

   半夜的时候,天开始飘雪,落在她睫毛上粘着,冻成了两把毛扇子。

   雪很大,落在她身上,厚厚的覆盖了一层,掩去了她衣服的颜色,她的身体颤的更厉害,寒风不断往她的身体里挤,挤里了身体后又往骨头里钻,那种冰冷好像能冻住她的血液,但她却不能运用身体的灵力。

   一直到下半夜,她终于熬不住晕在了祠堂外。

   ——晚安,好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