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宁馨儿的问话,jane愁眉苦脸的道:“我也不知道,现在那个挨千刀的根本就不接我电话,他给我的电子邮件上只说和我一刀两断,孩子也不要了,让我自己看着办。”

闻言,宁馨儿不由得蹙眉道:“看来他已经回归家庭了。”

jane苦笑道:“我和以前走得近的同事打听了,陈志的老婆家里条件很优越,他能在盛达坐上这个位置,也是因为他老婆家里的关系,如果他离婚的话,不但要净身出户,而且他的两个孩子也不会判给他,在盛达的位置恐怕也不保,所以他是不会离婚的,便只能牺牲我了。呵呵,也许陈志当初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想离婚,他只是想尝尝出轨的滋味而已,可是没想到我怀孕了,而且还要将孩子生下来,他怕瞒不住,所以便将我们母子送到三亚来了,现在东窗事发,他自然是要甩锅了!”

虽然今天的境遇可以说是jane咎由自取,但是她现在的状况的确也很可怜,宁馨儿只得劝慰道:“这种男人也不值得你继续付出,不如自己苦一点,独自将孩子养大成人吧。”

“现在我也只能这样,不过我不能让陈志这么容易就将我甩了。”jane发狠的道。

闻言,宁馨儿不解的问:“你还想怎么做?”

“他最少也要负担孩子到十八岁的抚养费吧?这是他应该尽的义务。”jane说。

宁馨儿点了点头。“这倒是。”

随后的两天,宁馨儿一直陪着jane,陈志的老婆始终都没有再出现,所以两个人也都松了一口气。

这天晚间,jane忽然对宁馨儿道:“馨儿,我有一个想法,想和你商量。”

看到jane一脸的严肃,宁馨儿不由得问:“如果是你生产的事情,你放心,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的,坐月子我也可以照顾你,毕竟我到预产期还有不到三个月呢。”

“馨儿,你对我太好了,一想到我以前那样对不起你,我就很愧疚,真的无地自容。”ja

调皮可爱清新女生活力阳光写真集

ne眼神愧疚的道。

“别傻了,都过去的事情了,不要再提了。”宁馨儿拍了拍jane的手。

此刻,她脸上的伤还没有好,青一块,紫一块的让人心疼。

“馨儿,你心地善良,我知道你肯定会照顾我的,所以我想和你商量的并不是这件事,我还有事想和你商量。”jane望着宁馨儿道。

“什么事?”宁馨儿疑惑的盯着jane,不知道她要和自己说什么。

下一刻,jane便道:“你看看我们一人租住着一套房子,再加上水电费,吃喝,以后我们还有两个宝宝要养,这笔费用真的不小。我呢,以前那个挨千刀的还会给我打一万块钱,我不用为生活发愁,可是以后他也不会管我们母子了。你呢,虽然关启政想要在经济上补偿你,可是你一分也没要,我想你的积蓄也不是很多吧?这些年我虽然有点积蓄,但是我们生完了孩子,恐怕很长时间都不能出去工作,根本就是坐吃山空,过不了多久,我怕我们的生活会难以为继。”

看到jane发愁的样子,宁馨儿点了点头。

其实,jane说的很现实,现在的情况的确如此,她虽然有个十几万的积蓄,但是生孩子估计就要不少钱,每个月的房租、水电和吃喝,以后还有孩子的奶粉和纸尿裤,而且孩子两三周岁之前,她是别想出去工作的,所以一听jane说完,宁馨儿也有点发愁。

见宁馨儿也赞同自己的看法,jane便道:“所以,我有了一个想法,不如我们还是回江州生活两年吧?”

闻言,宁馨儿马上摇头。“我是不会回江州的。”

这时候,jane便赶紧道:“我们回去一年也好,你知道的,我在江州有一个小房子,虽然才有六十多平,但是我们挤一挤,也够住了,这样我们都省下了房租,不用再租房子了,你算算一年的话,我们能省下多少?”

的确,现在她租住的房子也要两千块一个月,加上水电,一年也要将近三万块,三年不

出去工作的话,将近十万就没有了。

可是,一想到回江州,宁馨儿就莫名的恐惧,她真的不想回那个地方,她认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回到那个地方了。

看到宁馨儿犹豫的样子,jane便道:“我知道你不想回江州那个地方,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也不愿回去。可是现在的情况,我们这样就是坐吃山空,不如我们回去一年,一年后,我们的孩子也快周岁了,到时候我就卖掉房子,来三亚买一个小房子,我们两个互相帮衬着,等到孩子上了幼儿园,我们就可以出去找工作了,你看怎么样?”

宁馨儿半天没有说话。

见此,jane又道:“我知道你不想回江州,是不想看到关启政。不过你放心,我们生完孩子以后根本就很少出门的,再说江州这么大,要想碰到简直和中彩票一样的几率,就算是碰到了,你就当不认识他好了,反正你不也是放下了吗?”

闻言,宁馨儿便扶着头道:“jane,我现在有点头疼,我考虑一下再告诉你吧。”

jane点了点头。“好吧,不过你要赶快考虑,我怕我的肚子不等人,我要是生了,就哪里也去不了了!”

jane低头抚着自己的肚子,眉宇间也是一直有着褶皱。

晚间,宁馨儿躺在床上,双手抚着自己已经隆起的肚子,脑海中一片纷杂……

翌日一早,jane做了早点给宁馨儿吃。

宁馨儿洗漱过后,坐在餐桌前,很郑重的宣布。“jane,我想好了,和你一起回江州,不过我们只能在江州生活一年!”

听到宁馨儿答应了,jane不由得大喜过望。“馨儿,你想通了?”

宁馨儿点了点头。说:“房子也快到期了,我总要为以后的日子着想,回江州之后,我尽量不出门就好了,再说江州那么大,你的房子也挺偏远的,想碰到一个人其实也不容易。”

“好,那我马上看这两天有没有特价机票。”jane笑道。

xs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