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娜的疑问,宋翊并没有回答,因为她此刻正沉浸在她即将成功的喜悦中。

又过了几天,到了与真王约定相见的时候。

宋翊早已经提前做好了铺垫。

经过几天与假“耶律雄”的冷战,逼着其答应再带着宋翊出门一趟。

宋翊假装并不在意,只当是出去散心。

其实,她是想着赴约而已。

早晨,饭桌上出现了熟悉的食物。

“这是?”宋翊惊讶地说道。

“你喜欢的”男人并没有任何矫情,直接点明。

宋翊惊讶,她只不过是昨晚随口一说而已。

没想到,第二天早上的饭桌便出现了这道食物。

说不感动,是假的。宋翊喝了第一口汤,便感觉到了熟悉。

垂耳短发美女绿色长裙白皙亮丽美图

“这是那天吃的馄饨铺子的?”

“是的”男人一脸平淡,仿佛说了一句稀松平常的事情。

但其实,自从那日,他听到女人喜欢馄饨这道食物的时候。便让人去馄饨铺子下了订单,每个时辰,都会有两碗馄饨倒掉。

或许,每个时辰倒掉两碗馄饨是种浪费。但对“耶律雄”来说,让心爱的女人随时吃上想要吃的美食,才是头等大事。其余的,根本就不算是什么事情。

而这一切,宋翊并不知道。她只是以为,因为昨晚自己随口一说,男人便买来了两碗热腾腾的馄饨而已。

“味道怎么样?”男人问道。

“还是老味道啊。你尝不出来?”宋翊不以为意地说道。

“哦”男人有些生气,但又不能说出来,只能自己憋着了。

宋翊不知道,男人因为什么生气。所以,也并没有继续追问。

“今天,出门,我要去上回的胭脂铺一趟。上回借老板娘的一套衣服,这回要还给她了”宋翊说道。

“嗯”男人没有说什么。

等宋翊吃完了馄饨,去收拾自己的时候。

男人对手下说道“今后不用买馄饨了”

“是”手下并无太多表情。

男人看着女人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起来。

因为有“耶律雄”陪伴,宋翊又一次大摇大摆出了城主府。

一路上,宋翊尽量与平常无异,走走逛逛。只是,因为心思根本不在逛街上,所以,并没有买任何东西。

好不容易,走到了胭脂铺附近。

宋翊说道“前面就是胭脂铺了,我去还老板娘的衣服。你去不去?”

宋翊以为男人会跟随,但他却摇头说道“店里都是女客人,我去干什么。我在店外等你便是”

宋翊有些惊讶,不过也不以为意。男人不去才好呢。

于是,宋翊将手中的马绳交给男人,说道“那我,我就自己去了。不过,也许,我会和老板娘聊会天。上回,听她说有暹罗来得熏香,这回恐怕到了一些”

“你开心就好”男人难得如此好说话。

倒让宋翊十分意外了。不过,宋翊也没有功夫去追究男人突然好说话的理由。

快步走进了胭脂铺。胭脂铺里,有一些客人。

宋翊进去的时候,老板和老板娘都注意到了。

老板娘朝宋翊点了点头,宋翊便知道,真王已经在后院了。

宋翊想开口说话,但突然想到,老板和老板娘都是不会说乾朝话的才对。那刚才,自己说,要和老板娘聊天,岂不是露出了破绽?

男人不应该没有意识到。为何没有揭穿自己?

宋翊越想越慌,不知道该不该逗留太久。

好在,宋翊做事情都有万准备,她也怕这次出府,会被“耶律雄”监视,所以,特意写了封信夹在了衣服内。

宋翊原本想当面和男人说话,但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已经暴露了,所以,并没有继续留“我的错,这里已经暴露了,你们赶快撤离吧”

宋翊说完,便让胭脂铺的掌柜和老板娘都赶紧撤离。

宋翊则出了胭脂铺子,远远看到男人正在门外不远处的阴凉处等待。

男人见女人进去没多久,便出来了,脸上并没有喜悦的表情,反而是一脸木然。

宋翊心中猜疑自己刚才的话已经将胭脂铺暴露了,所以,她一定要拖延时间,给胭脂铺的人脱身。

所以,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走向男人。

“怎么这么快便出来了,你不是说,要和老板娘说会话,还有什么来自暹罗的熏香吗?”

男人开口便让宋翊紧张起来,虽然并没有说什么,但宋翊就是觉得男人话中有话,似乎每一句都是在暗示自己已经暴露了。

但仔细看男人,却又看不出任何的异常。宋翊在心中告诉自己,也许是自己多想了。男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露出的破绽。不过,宋翊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四周望了望,并没有发现有女真人的踪迹,才稍稍放下了心。

于是,对男人说道“老板娘的乾朝话还没有我儿子说得好呢。我听得头都大了,才弄清楚,暹罗的那批熏香因为进货路线打战,所以并没有如期到达。她让我下回再来”

宋翊努力再弥补刚才的漏洞。

男人说道“老板娘会乾朝话?上回,夫妻两人不是都不会吗?”

宋翊心中一紧,连忙说道“会是会点,但说不好。要不是,上回,我和老板娘换衣服的时候,听她蹦出了几句乾朝话,我也不知道她会说呢。当时,我也惊讶了。明明,她会说,还偏偏骗我不会说呢?”

“恐怕是因为女真正在和乾朝打战,所以,胭脂铺老板和老板娘都不敢告诉陌生人会乾朝话,怕被当成奸细吧”男人说道。

宋翊故作惊讶地说道“你怎么知道?老板娘当时也是这么说的呢”

“时局这么乱,大家为了自保,都会这么做的”男人看女人,一副少见多怪的眼神。

宋翊露出佩服的眼神,然后说道“上回,老板娘还特意让我不要告诉别人,所以我就没有告诉你。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宋翊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男人将女人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一片冰凉,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宋翊仔细看了看男人的表情,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才让她稍稍安心,以为自己刚才一番解释,已经让男人相信了。

“既然衣服已经还了,那我们就回去吧”宋翊说着,便牵着马离开了。

而男人转身之际,看了一眼胭脂铺,掌柜的正在将店内的客人送出去,而且夫妻两人正在和客人点头哈腰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