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月菱一愣,随即哈哈的大笑起来道:“凌大哥,那家伙小麒麟抓了,现在关在我空间里呢!”

“什么?怎么可能?空间能进去活人?”金洛凌瞪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熙月菱到是没想到这点,随即道:“不是,那家伙自己躲进了他的空间宝物,是个黑色屋子,小麒麟没办法打死他,只能连着屋子都收进了空间,现在应该被炖得差不多了。”

随即她立刻凌空快飞,金洛凌和墨炎烈对看一眼之后,快速跟上。

熙月菱找了一个宽阔的地面落下去,随即就直接把整个炎天炉扔了出来。

这一扔出来,火焰已经灭掉,但高温还是把下面杂草顿时烧成一片焦黑,巨大的炎天炉虽然还不是最大化,但大得有点吓人。

熙月菱随即把炎天炉收了回去,露出里面的黑色屋子。

不过熙月菱看到眼前的黑色屋子也被惊吓掉,因为之前很大的屋子,此刻就变成比一个人大不了多少的样子,应该是主人操作变小的。

这姜奎还真的很聪明,因为熙月菱并不知道里面的屋子缩小,那么大炎天炉就算小冰烧了那么久,里面温度很高,但也让这变小的屋子没烧得那么严重。

炎天炉不见,小屋子出现,顿时屋子也瞬间一道黑光就消失不见,就看到姜奎倒在地上的身影。

此刻的姜奎头发都烧得焦黑一片,整个身上也是黑乎乎一片,一张脸都看不出来面色了,气息很不平稳。

“饶命,饶命!”姜奎有气无力道,他一直用灵气抵挡,几乎都要抵挡不住了。

邻家姐姐初长成

“凌大哥,就是这个家伙了!”熙月菱嘿嘿一笑,看着姜奎那样子道,“不是很拽吗?怎么要求饶了?宁死不屈啊!”

姜奎慢慢站起身来,身上发出紫色光芒,等紫光散去,他已经恢复了干净,连衣袍也换了一件了,只是面色苍白,好像大病了一场。

金洛凌顿时怒道:“为何要挖金象宗弟子的内丹!这么做,还是人吗?”

姜奎看看金洛凌,随即冷笑道:“我们散修要变强,只能自己找资源,资源有那么好找吗?又不是们大宗门,我们只能靠自己,被挖内丹,也只能说自己修为不强,运气不好罢了。”

熙月菱和墨炎烈挑眉,其实这话也是不错,修真事情,资源绝对是重要的,为了变强,谁还在乎那么多,特别是比宗门弟子修炼更为艰难的散修呢!

当然也要看每个人自己的品性,有些人不愿意,有些人不在乎而已。

“那今日也是技不如人,也等着被挖丹吗?”金洛凌气得冷笑道。

姜奎是个很高傲的人,毕竟一个散修能到天人境九层巅峰,确实有了可以骄傲的资本了。

“是,我技不如人,所以要杀要挖内丹就给个痛快!”姜奎一点也不生气。

“那还求什么饶命?”金洛凌鄙视他。

姜奎不看金洛凌,而且转身看熙月菱道:“丫头,底牌太强,我只能认输,不过我想做个交易,希望可以饶我一命,我就送一样东西。”

“有什么宝贝,若是有,自己早用了,还需要用来求饶吗?”金洛凌冷笑挖苦。

熙月菱和墨炎烈对看一眼,墨炎烈面色冷冰冰道:“杀了,我们一样可以搜身。”

姜奎哈哈一笑道:“自然是可以的,不过这东西我不说地方,们还真找不到。”

金洛凌转头看看熙月菱,熙月菱皱眉道:“什么东西,拿出来看看,是不是值一条命!”说着她看了金洛凌一眼。

金洛凌没有说话,面色微微变了一下,毕竟他根本不想放过这个家伙。

但对于熙月菱来说,自然资源是更重要一点,若真的是宝贝,绝对是交换合算。

“我姜奎做人敢作敢当,我确实无恶不作,杀人无数,也挖了不少宗门弟子的内丹,也想到总有一天会有报应,但我们散修若不自己强大,也早被宗门弟子灭杀,所以这点上,我姜奎不后悔!”

姜奎的话,让三人有点好奇,他说这个啥意思?

“我希望姑娘说话算话,若这宝贝真的对有用,请放我一马。”姜奎目光盯着熙月菱,“当然,姑娘若是反悔,我也没办法,只能是自认倒霉。”

熙月菱心里一转,随即笑道:“行,只要宝贝我看得上,就饶一命!”

金洛凌顿时面色更难看了,但还是忍住没说话,墨炎烈则嘴角微微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想到了这个小女人狡猾的一面。

她就算放了姜奎,那不是还有他,还有金洛凌吗?

这家伙现在重创,还怕杀不掉,金洛凌有白玉雪狮,让他自己为宗门弟子报仇是最好不过了,这家伙的内丹自然是对宗门最好的补偿。

姜奎突然怀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熙月菱一看,顿时眼珠子一瞪。

“小姐姐,地图,是地图!我记起来了!”小梧桐顿时在空间里想到,“就在月牙洞的黑河之下,我见过这个盒子!”

熙月菱嘴角抽搐,现在想起来也没用,早被姜奎找到了,好在这家伙被抓了,不然她可永远都凑不齐四片地图了。

“这是什么东西?”金洛凌挑眉道。

姜奎道:“这是一张秘境地图,不过只有四分之一。”

“秘境地图?”熙月菱挑眉,看着姜奎打开,果然真的是和她那三张一样的图纹。

“不错!这是秘境里面的地图,我知道那秘境在哪里!而且我也进去了,但没有完整地图就算进去也是没用的!”姜奎的话让熙月菱内心大吃一惊。

墨炎烈眯眼道:“进去秘境也没用?非得有地图才有用?”

“是啊,能得到完整地图的人,才是能进入内部的有缘人吧,才能真正打开秘境内最高贵的东西,而外围那些东西,虽然也很不错,但对于强者也没什么大用了。”姜奎说道。

“这是谁的秘境?”金洛凌连忙问道。

姜奎嘿嘿一笑道:“不知道们可知道天神银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