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拉听着,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原来倾蓝已经不理会清雅了吗?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她跟倾慕一点都不知道啊!

她还记得上次倾慕专门催着倾蓝去乔家见了清雅的啊!

小心翼翼扭头看了眼病床上的倾慕,她相信现在病房门是开着的,乔夜康的话,倾慕一定听得见。

而倾慕则是紧抿着唇,少年俊雅的面容满满的担忧!

廊上,乔夜康静静等待着倾蓝的答复,而倾蓝则是沉默了良久,才道:“我今天会给雅雅回一个电话的。”

乔夜康松了口气。

因为知道倾蓝也不容易,所以他也跟着放软了态度:“倾蓝,你要知道,很多事情的发生不是我们自己可以左右的,倾慕的事情不是雅雅的错,你不可以让雅雅来承担结果,反而只有你跟雅雅好好的在一起,才能对得起倾慕的一番付出,你懂吗?”

倾蓝没有回复,只是道:“我想跟倾慕说话。”

乔夜康话也带到了,感情的事情终究是倾蓝跟雅雅两个人的事情,于是他将手机给了贝拉。

贝拉赶紧接了手机送回去给了倾慕。

而乔夜康,则是站在玻璃墙外对着里面的倾慕笑了笑,挥手致意,然后侧过身离开了。

抱小熊美女清晨唯美写真图片

倾慕接过电话的一瞬,很难过:“你跟清雅又怎么了?我不是让你好好珍惜的吗?”

“先不说这个了,你今天身体怎么样?咳了几次?咳血了吗?”倾蓝始终更在意倾慕的身体状况。

倾慕闭了闭眼,有些无奈:“我现在躺在床上,不能把你怎么样了,所以你就不听话了,就肆意去伤害本该珍惜的感情吗?”

“我是你哥哥,该听话的是你不是我!”倾蓝的声音有些僵硬,忽而又道:“其实,这么多天军训以来,我跟雅雅断了联系,我忽然觉得,只要生活充实起来,有她没她,对我的生活没有太大的改变。”

“你!”

“我一直在想,如果时光可以回到小时候,在印度的时候,即便清苦,却也开心。就算不能回到小时候,至少也让我回到认识雅雅之前,你知道吗,我现在只要一想起她,就会觉得她对我来说是个负担。所以,我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

倾蓝说着,又道:“我晚上再给你打,你照顾好自己,别瞎替我操心了。”

倾慕甚至来不及说一句话,倾蓝已静挂掉了电话。

这样的倾蓝,让倾慕有些不能适应了。

他满是困惑地望着贝拉:“怎么了?”

贝拉想了想,如实道:“以前你们在一起,你像哥哥,他像弟弟。现在他更像哥哥,你做回弟弟了。”

倾慕面无表情地将手机放在一边,整个人心事重重的:“倾蓝最终感情了,他不可能这样的。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他一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一定是!”

另一边——

倾蓝刚刚结束了根倾慕的通话,不是他真的要军训了,耳饰有另一个电话打进来了。

云澹兮的声音透过话筒清晰地传入倾蓝的耳朵里:“考虑的怎么样了?我说了,只要你跟雅雅分手,我就把唯一能救你弟弟倾慕的玉颜草给你!世界,只有我这里有!”

&nbsp

; 倾蓝这段时间里,已经快要被云澹兮折磨地疯掉了。

他想救倾慕,却又舍不得清雅,想要跟清雅说两个人假装分手,但是云澹兮对于分手还有其他的要求,就是:让倾情把清雅给他送回去,证明他们是真的分手了!

所以倾蓝不是不想跟清雅通话。

而是爱人跟兄弟之间二选一的难题,已经将倾蓝整个人都撕裂了。

尽管流光说过,整个北月没有玉颜草的气息,但是万一呢?万一云澹兮的手里真的有呢?

倾蓝因为这个问题贝困扰,都不知道哭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现在倾羽跟纪雪豪爷穿越了,还不知道此生能不能回来,他会想起慕天星伤心欲绝的哭泣声,他心里更是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