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今天极度热情,热情的让关幕深竟然有点举足无措。

她亲吻着他,双手急切的解着他衬衫上的纽扣,眼神迷离而焦躁……

轻柔的音乐、昏暗的灯光、暗香浮动的花香,本来就带着醉意的关幕深在这一刻实在抵挡不住她的热情。

下一刻,他便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急切的转身进入了卧室……

清晨时分,外面的白光透过窗纱射进屋子,屋内充满了暧昧的气息。

男人的衣裤和女人的睡衣散落在地板上,床上沉睡着一男一女,两个人的身体让被子覆盖住,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女人的头发散在枕头上,床单凌乱的不堪入目,由此可见昨夜的激烈程度。

苏青身疼痛,无力,在睡梦中都感觉自己像是干了一天的体力活。

就在她处在深睡眠状态下还做着美梦的时候,她感觉身子突然被人提了起来,耳边也传来震耳欲聋的吼叫声!

“苏青,你给我醒醒!”

苏青此刻又累又困,肩膀处传来钻心的疼痛,不得已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眼眸一睁开,苏青便看到关幕深凶神恶煞般的用双手将自己按在了床头上!

“嗯,你又发什么疯?”苏青还没醒过盹来,揉了揉眼眸,说了一句。

百变美女小尤之夏天来啦

关幕深却是依旧发疯,他一手攥住苏青的手臂,一手将一个药盒举在了苏青的脸前。“你昨晚是不是吃了这个?”

苏青定睛一看关幕深手上的那个药盒,然后眉头一皱。

这盒药是她昨天厚着脸皮在药店买的,记得当时售药小姐还特意多打量了她两眼,反正谁也不认识谁,她硬着头皮买了就走了。

要说对关幕深谄媚奉承甚至是挑逗勾引,她真的做不到,那样的话还不如让她去死,可是她又想见到春春和冬冬,没办法,苏青就只能借助药物了。

男人想那个什么有伟哥,女人那个什么的话也应该有伟姐吧?所以她便去药店问了问,果然是有给女人准备的催情药,所以便买了一盒。

苏青仔细的看了药物的说明书,说明书上写着药物吃下后十五分钟就可以见效,所以在差一刻钟十点的时候她便吃下了药。

果然,没到十点钟的时候,苏青的身体就起了反应,在见到了关幕深之后,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她也不想控制自己,在药物和情感的双重作用下,昨晚她算是彻底堕落了!

只是昨晚她将这个药盒已经扔进垃圾桶了,怎么他会发现呢?

正在疑惑的时候,关幕深攥着苏青手腕的手又加了几分力道。“我问你话呢!”

下一刻,苏青便很平静的回答:“我是吃了,怎么了?”

看到她说的那么理所当然,关幕深皱紧了眉头,气势败坏的道:“你所准备的花样就是买这个催情药吃?”

“不然我还能怎么样?俞天使的那种风情万种我就算用吃奶的劲都学不来,而你又偏偏喜欢那种,我只能靠药物来达到那种效果了?”苏青此刻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脸上的表情很自然,一点也没有羞愧和难为情。

而关幕深此刻却是非常的恼火,他不惜用任何手段来逼迫她就范,本来想侮辱她,将她的自尊踩在自己的脚下,可是偏偏到最后受侮辱的竟然是自己,她竟然用这种药来敷衍自己!

关幕深捏着苏青的手想暴怒,但是转念一想,却是忽然忍住了怒气,反而唇角一翘,冷笑道:“只可惜就算吃了药你也不及俞天使百分之一的风骚!”

说完,他便甩开了苏青的手。

闻言,苏青的肩膀都在颤抖。

她的眼眸死死的盯着转身下床,开始站在床边穿衣服的他。

他和那个俞天使应该也很激烈吧?他竟然拿自己和俞天使做比较,自己在他心里也只不过是一件衣服罢了,喜欢的时候穿穿,不喜欢了就丢弃在一边。

苏青的心很难过,脸部都在抽搐,欲哭无泪的感觉。

他非常从容,站在床边一件一件的将衣服穿到身上,而对于苏青则是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当关幕深穿戴好了之后,他才瞥了一眼苏青。“放心,我会兑现自己的诺言的。春春现在医院,上午九点钟开始打点滴,我去洗手间洗漱一下,你最好三分钟之内穿戴好,我不习惯等人!”

听到这话,苏青倏地紧张起来。“你说春春住院了?她到底什么病?”

“感冒引起的肺炎。”说完,关幕深便转身走进了洗手间。

闻言,苏青便像弹簧一样从床上起来,迅速在衣橱里扯了一件衣服便往身上套,然后迅速理了一下头发,拿了皮包和手机。

三分钟后,关幕深从洗手间里出来,便看到穿着米色风衣的苏青站在门口正在换鞋子。

见此,关幕深的唇角一勾,然后便径直的迈步走出了大

门。

关幕深大步流星的走出电梯,直接往小区外面走去,苏青穿着高跟鞋在后面追。

他走得实在是太快,而且根本不会回头看自己一眼,跟别说是等自己一下了。

期间,苏青差点崴了脚。xdw8

低头看了一眼脚上的三寸高跟鞋,苏青便皱了眉头,刚才出门的时候太赶了,她没过脑子,拎出一双鞋子便穿上了,这下好了,脚得受委屈了。

出了小区,关幕深的黑色豪华轿车已经停在了街边。

关幕深径直上前便上了车。

几十秒钟后,苏青才踩着高跟鞋晃晃悠悠的跑了过来。

林峰看到苏青来了,伸手想为她开门。

苏青却是皱眉道:“我坐前面吧。”

闻言,林峰看了一眼车子的后门,知道两个人现在不对付,所以便上前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

“谢谢。”苏青道了一声谢,便上前就上了副驾驶座。

林峰刚坐到驾驶座上,后面的关幕深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林峰,你今年的年终奖减半!”

闻言,林峰一愣,苏青则是一皱眉头。

“是。”林峰想了一下,终于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不过还是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