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快喵

  彭吉同情地看着窘得满面通红的秦煐,觉得难怪陛下喜欢这个儿子,这孩子实在是有些单纯。

  情不自禁地上前半步,在秦煐耳边低低地说了一句:“看我的。”

  脚步不停地走到父亲身边,拧眉低头看着那死也弄不明白的算筹:“爹,既然你能推算出来这些人与殿下有关,那也应该能推算出来他们真实的老巢究竟在何处吧?”

  说到这种程度的“推算”上,彭绌难得地板起了脸:“你当为父是神仙么?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算得出来?”

  彭吉一脸的大失所望,叹口气,退后一步。

  彭绌老脸微红,咳了一声,挥手道:“算了算了,既然知道前路有阻滞,咱们加小心就是。时候不早了,你们也去歇着吧。我才算过,明晨宜寅时出发,通知下去,大家早睡早起。”

  秦煐大奇,睁大了眼睛,满面艳羡:“伯爷何时算的?太厉害了。”

  眼看着彭绌的眼神就要陷入狂躁,彭吉连忙拉着秦煐便出了房门。

  “三殿下,你这样没心眼儿,是怎么在宫里活到今天的?”出了京城,彭吉发现秦煐性情“极厚道”之后,说话就开始无所顾忌了。

  秦煐茫然:“不是说你爹爹是出了名的儒将,最斯文儒雅的,我怎么觉得他特别容易生气?”

  嗯?

  这个应对,很上路嘛!

   气质温婉美女面若腮红半扎头发林间撑伞写真图片

  彭吉满意地伸手去拍秦煐的肩膀。

  站在院中的云声风色小宁子三张脸都面沉似水,三双眼睛都死死地盯着他那只已经抬起来的手。

  彭吉却压根就没看见一般,痛快地在秦煐的肩膀上连拍三下:“三殿下,虽然你没什么心眼儿,但是观察能力很棒!”

  秦煐倒没什么异样,只是好心地弯下了腰:“安贞哥,你下次再想拍我肩的时候说一声,我弯腰,你就不用踮脚了。”

  院中的三个人脸色瞬间阴转晴。

  彭吉双手负后,侧开几步,挑着眉上下打量秦煐:“三殿下,我现在怀疑你是扮猪吃老虎。你对这个指控有什么辩驳么?”

  “小宁子我饿了咱们吃饭去!”秦煐伸了个懒腰,痞气地仰头看天走开。

  彭吉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和身后跟着三只笑歪了嘴的内侍侍卫,恍然:“我的指控分毫不差!”

  眨眨眼,彭吉忽然也笑了起来。

  看来,出了京的三皇子即将暴露本性了啊!

  ……

  ……

  《招投标管理办法》终于从建明帝手里转到了户部侍郎沈信言的案头。

  明知道这是个最得罪人的活儿,尚书大人蒲备还是有些酸酸的:“信言哪,好好干,别辜负了陛下对你的期待。这东西可都在陛下手里捂了快三个月了,就等你回来呢!”

  这等力量的阴阳怪气从来不放在沈信言心里。他只淡淡地笑了笑,点头:“好。”

  蒲备摔了袖子出去了。

  公廨里只剩了沈信言一个人。

  就因为手里的这个折子是自己那名义上的学生三皇子令人呈上来的,就因为皇上属意自己主理此事,所以全户部的人,都对自己避之不及。

  不过,也不至于连个主簿主事都不给自己留啊。

  沈信言抬眼看了看空空荡荡的公廨,弯唇笑了笑,低头细看手里的各式文件。

  这应该是蒲老大人把东宫的招呼曲解了一下吧?

  沈信言浑不在意。

  因为那天当着建明帝的面儿从蒲备那里分来的差事,除了这一项,还有不少的活计呢。

  拖着呗。

  陛下又不是瞎子聋子。

  他这样沉得住气,可急坏了户部上下等着看笑话、拿架子的人们。

  眼看着午时将至,大家都要散衙了,众人终于扛不住了。

  有的吭吭哧哧地去了公廨里,臊眉耷眼地跟沈信言行礼。

  还有的,直接去找蒲备。

  “老大人,您看这……”

  蒲备这个时候却又打起了官腔:“差事是朝廷的差事,是陛下的差事。怎么能懈怠呢?你们也真是的!”

  众人在肚子里骂着街,一窝蜂地又去跟沈信言示好。

  沈信言倒是不跟他们计较,一一地寒暄已毕,温声道:“我做事情慢,所以每日须得比诸君耗时长些,大约都是未时左右才回家。诸君一定不要以此为意。如常来去即可。”

  众人脸色一变。

  自古以来就是午时散衙。有事情的留,没事情的走。这顶头上司忽然说自己的习惯是下午才结束差事,这是什么意思?

  好在有那个打听过沈信言在礼部作息习惯的,怯怯地问:“侍郎在礼部时,是因为尚书大人和左侍郎大人都告病吧……”

  沈信言笑着否认:“与旁人无关。是我慢性子。对诸君提前明说,就是为了让诸君不必拘束。在礼部时,大家也都是不理我,午时就回家的。”

  众人凑着笑了两声,一个个提心吊胆地回了家。

  过了几日,发现沈信言果然只是自己的习惯如此——他会在众人走后自己整理差事,第二天一早就开始寻众人分配,午时收集好各项回馈,午饭后再行整理。这样周而复始。

  不多时,户部渐渐地开始传出来钦敬的话:“这样勤谨,也难怪人家圣眷优隆。”

  管理办法开始试行。

  第一件事就是今年度的宫中用布采买。

  东西市平准署、长安万年两县县衙外头,以及太府寺和殿中省昔年曾经联系过的商家,都贴上或接到了具体的标准要求。

  商人们看着这细细的规定,似懂非懂中,却知道这是对自己今后的商路都极为重要的东西,早早地就都寻了先生们细细讲解。

  然而当了解了所有的环节之后,商人们忽然发现:怎么没有作弊的可能了呢?

  以往喂饱的那些皂吏、大人们,在这个办法之下,简直完全没有用了!

  “公开透明是杜绝采买作弊最有效的办法。”沈信言意态安闲地跟建明帝闲聊,又道,“京城应者寥寥。不过,不急,再看看。app快喵”

  建明帝失笑,斜睨他:“不急?清明节搪塞过去了,端午就在眼前。你是想把朕的左藏库掏空么?殿中省已经来明明暗暗地不知道跟朕哭诉过多少回了。”

  沈信言不以为然:“陛下又戏弄臣。虽然臣才到户部,却也看见了,国库账上也还有许多许多……”

  说到这里,君臣二人神情都是一凝。

  “绿春,摆驾左右库。让人去拿账册。朕要亲眼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