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亏我老公不会生孩子,否则我就不知道我回来的意义了。”宋辞很是认真的说。

“找打?”霍慕沉森冷的视线扫过去。

宋辞瑟瑟缩着脖子,不动声色的转移着话题:“我们还是吃饭吧,吃完饭我还要去工作。”

“呵。”

霍慕沉倒并没有再难为她,只是摁通内线,让楚淮北把饭菜送进来。

宋辞乖巧坐在沙发一侧,看着楚淮北把饭菜拿进来,扯了扯唇角。

合着让她上来,就没想让她立刻吃饭!

不过,宋辞摸到手腕冰凉的镯子,细细摩挲着手镯上花纹,唇角止不住上扬,“老公给的礼物真好!”

这一夸,让端饭进来的楚淮北无语的扯着唇角。

刚一进来就被撒狗粮,他想要请一个超级长的年假,只可惜刚刚七月,工作正忙!

……

两人用过午饭,宋辞就着急回去忙工作,只有六天时间,每一分钟都在争分夺秒。

阿空的私房写真2

她前脚走,陆子衍踩着步调就跟着回来,还瞟到宋辞手腕上的手镯,眸子里闪过一抹错愕。

陆子衍一眼便收回视线,勾着唇角,邪里邪气的笑:“恭喜三哥,也不枉费动用那么多关系把人‘请’回华城,不过不知道我今天陪着周老头逛华城,他却拉着我品茶一上午,浪费我一上午的赚钱时间。

周大师今天说,要不是看在的设计图,根本就不会帮雕刻最后一笔,帮把芯片安装进去,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事,他做不出来,但还是做了,最后还做得挺好。”

“恩。”

丢了一个字,霍慕沉便戴上金丝框眼镜,面无表情的盯着电脑工作。

“三哥,在手镯里放入追踪芯片,三嫂知道这件事情吗?”陆子衍坐在黑软沙发里,懒洋洋朝后一倒。

霍慕沉眯着眸,单薄的眼镜片闪烁着诡谲的光芒:“和她说这件事了。”

“没有,我哪敢?”陆子衍脊背猛地绷直,颤抖的长睫下,眼里的光是扭曲的,“三哥,我还是劝把事情告诉三嫂,否则会让三嫂误会在监视她,而且的初衷也是好的,毕竟三嫂从未去过霍家,霍家又大,万一走丢了,这是担心她的安全。”

霍家只看表面,风平浪静,实则凶险。

霍家老宅里又不止是三房,旁边矗立的别墅群又是二房,相当于狼虎一窝,时时刻刻都在内斗。

别看霍老爷子对自家人好说话,但也是玩手段的高手,否则怎么撑起偌大的霍家!

霍老爷子现在退居幕后,但也时时刻刻把每一件事都记在了心头。

霍慕沉视线冷冷的落到陆子衍身上,而且躲都躲不开,陆子衍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战栗感,疑惑的抬头瞧了他一眼:“三哥,我说得哪里不对?”

“没有不对。”霍慕沉顿了顿,敛了笑:“过来就是告诉我,知道我的秘密?”

陆子衍脊背一抖,下意识往后仰了仰身体,似乎这样就能收回自己刚才得意的分析:“……”

“老六,”他挑眉,压低嗓音对陆子衍说着:“知不知道,命长的人分两种?”

“哪两种?”陆子衍咬牙问。

霍慕沉动了动嘴唇:“知道太多,知道太少。”

陆子衍耸了耸肩,不由控制点起一根烟,吹着烟圈让身体渐渐放松下来,声线更加波澜不惊:“三哥,我属于前者,我想活得长一点。”

霍慕沉轻飘飘扫了眼抽烟的陆子衍,又阴测测的笑了,“呵呵,来做什么?”

“三哥,两个事,AK因为苏雪凝道歉,被我们操纵海外新闻,现在名誉大面积下降,离收购AK又近一步,还有一个事,人我送到了,严家大房在知道这件事情险些闹翻,现在严白川应该没有心思再缠和三嫂了。”

霍慕沉阴孑目光扫过,隐藏在镜片后的墨瞳更深,冷峻的五官也覆满寒霜,严肃道:“查到严白川所有交易信息吗?”

“现在动手会不会太快,把严白川逼得太急?”陆子衍查过严白川在国内外交易才发现他真是一个狡诈的男人,表面陪严老爷子出国,但实际上在国内早就安插各种势力。

最最最可恨的地方居然是……当初宋辞要保送出国的学校,就是他安排的!

他要不是仔细盘查过,根本无法想象,严白川部署如此多陷阱,就等着宋辞被送到他怀里!

抢人,抢到他们头上了!

“不用动手,严老爷子还要再活几天。”霍慕沉食指漫不经心的推着金丝,手肘斜倚着檀木桌,眉心压着冷沉,瞥了眼陆子衍:“霍家三房如何?”

“如三哥想得一样,霍家并没有任何反应,但是……霍董身边的叶玫并不是很老实,看来也是一个蠢蠢欲动,想上位的人了。”

陆子衍痞勾着唇。

霍慕沉修长如玉般指尖敲着桌面,发出沉沉的咚声。

在长达几十秒的静寂中,男人双手交握枕在文件上,说了一句不冷不淡的话:“慢慢来,先反击严家,顺便警告AK,E星所有权只归M&R,如果要是他们不安分,想要再和严家合作,那M&R不介意终止合约,我们有的是钱和时间耗下去……”

顿了句,霍慕沉又补充一句:“延迟交工时间,设计图率先走出去,先一步推广。”

“好。”

陆子衍跟着松了口气:“我现在就去告诉三嫂,让她不用卖力工作,一个礼拜能交上来设计图已经很不容易,要是再交上来全套的程序,简直是就是爆肝!”

霍慕沉脸上的冷凝并没有消减半分,看向陆子衍:“不用。”

“三哥,是想累死三嫂?还是真担心霍家踩在我们头顶?”陆子衍问:“而且我名义上都快和苏雪凝订婚了,她要是敢在老子眼皮子底下为难三嫂,我还不弄死她?”

“我喜欢看小辞来求我的模样。”

霍慕沉失笑。

陆子衍:“……”

霍大佬宠老婆方式独一无二,宠到要看到老婆主动过来求求他!

不过听大哥说,宋辞连醉酒都与众不同,估计求人也与众不同吧!

他好悲催,霍慕沉就能娶宋辞,他就要娶苏雪凝呢!

一个吃软糖,一个吃狗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