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夏铭羽和玲子两个人交谈的时候,原本昏迷的藤宫突然睁开了眼睛喊道:“为什么你要违背地球的意愿呢?!”

夏铭羽和玲子对视一眼感觉很是莫名其妙,这藤宫突然又怎么了?

随后藤宫直接起身随后将手上的输液管拔掉就准备离开,玲子见此当即被吓了一跳,连忙拦着藤宫说道:“等一下,你到底要干什么?你现在需要休息的!”

“是人类的无知造成了地球的伤害,对于明知道这一点却还要违抗地球意识到人,我一定要打败他!”藤宫激动道。

而原本在墙角的夏铭羽就这样被藤宫无视了,夏铭羽倒是有些搞不明白了,这家伙到底对他所谓地球的意识有多执着呀?明明昏迷的好好的居然还能被我梦那家伙气醒?

夏铭羽无奈扶额,随后伸出右手,一道银白色的光绳顿时将藤宫整个人都捆在了病床上。

原本争执的玲子和藤宫二人见此都愣住了,随后藤宫终于注意到了在这个病房的夏铭羽。

“你怎么在这里?快给我松开!”藤宫气愤道,这家伙什么时候过来的。

不得不说,藤宫现在最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夏铭羽这家伙了,打架的话打不过就算了,偏偏每次都能把自己绕进去,让自己跟着他的思路走。

所以你刚刚还真的是没看到我?我一个大活人你这样无视真的好吗?

夏铭羽感到很是郁闷,自己的存在感应该没有这么低吧?

“放开你是不可能的,我看你现在需要冷静冷静!”夏铭羽哼了一声说道。

甜美马樱侨今夏风采甜美迷人

“夏先生,这……”玲子有些迟疑道,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夏铭羽看向玲子笑了笑说道:“玲子小姐请放心,我可是地球三个奥特曼里最最有爱心的一个了,我可是连地球上的怪兽都不忍心伤害的,所以我不会对藤宫做什么的,而且我这样也是为他好。”

“我劝你最好把我放开,你难道也要像我梦那家伙一样违背地球的意愿吗?你难道也要和我梦那家伙一样无视人类对地球的伤害吗?明明你比我梦那家伙看到的更多,为什么你还要帮着那些人类呢?”藤宫质问道。

“……”

夏铭羽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藤宫这个大型中二病晚期反人类患者交流了,真是难为玲子小姐居然不会被这家伙气死。

夏铭羽看也不看此时藤宫的表情,只是无奈的摊了摊手对着玲子说道:“玲子小姐,你也看到了,藤宫这家明明现在因为能量消耗过度弱的一批,偏偏还要去找盖亚奥特曼打架,而且这人还是属于极度不听劝的那种,我觉得为了藤宫也为了盖亚奥特曼更是为了全人类,还是把他绑在这里比较好,你说呢?”

“你说什么!”藤宫震惊道,这什么逻辑?

随后藤宫顿时有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就见一旁的玲子迟疑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拜托夏先生了,真的很感谢你。”

“夏铭羽!”藤宫咬牙切齿的说道,他自然知道就算自己全盛时期可能都无法挣脱这道光绳,偏偏夏铭羽这家伙也不可能帮他解开,而吉井玲子居然三言两语就被说服了。

藤宫此时只感觉非常愤怒,自从得到阿古茹的力量之后,他还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困境。

“哼,夏铭羽,你会后悔的!终有一天人类终将会将整个地球引向灭亡!到时候你一定会后悔现在的选择的!”藤宫眼神冰冷的说道。

夏铭羽笑了笑说道:“后悔?我会不会后悔我不知道,反正我现在只等着你自己后悔,到时候只希望你心理承受能力别太差。”

夏铭羽看着此时藤宫一副气愤的要死的样子,顿时感到满意了,要不是最近自己状态不好,在救了稻森博士之后,自己就应该把这家伙揍一顿才对,而且还是让能这家伙安安分分躺好几天的程度。

随后夏铭羽接着说道:“藤宫,我知道你想要对付那个即将到来的敌人,只是你仔细想想现在大敌当前,你偏偏在地球搞内乱,而且还把自己搞成了这个样子,你这不是在削弱己方,增加战斗难度吗?你说要是到时候那家伙真的出现的话,你和盖亚都跪了,让我一个人上是不是就有点过分了?”

“我……”藤宫愣了一下,随后仔细想来想去,好像貌似还真的是那么一回事,可是为什么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太对呢?

而这时突然一震强烈的震动出现,随即夏铭羽和藤宫一同看向了不远处,只见随着一阵尘土飞扬,一只怪兽突然出现在了这座医院不远处。

夏铭羽瞥了一眼藤宫幽幽地说道:“这只怪兽不会就是我梦说的昨天你想要引出来的那只吧?”

所以这家伙居然还给自己留下来了一个这么大的烂摊子,他可以选择不接手吗?

夏铭羽有些头疼,反正藤宫这家伙是绝对不能放的,而且就算放了人家还指不定帮着怪兽打自己呢,所以这只怪兽最后还

是得自己解决。

“夏先生,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吧,怪兽很快就要过来了。”玲子紧张道。

夏铭羽摇了摇头说道:“玲子小姐,还请你和藤宫留在这间病房,怪兽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玲子一愣,当即明白了夏铭羽的意思,当即感谢道:“那就拜托你了,谢谢夏先生。”

夏铭羽摇了摇头走出了病房,只希望藤宫这家伙能安分一点了。

……

怪兽基鲁的出现也引起了天空基地的注意,石室指挥官当即派遣了闪电队前往战斗,而随着在命令刚刚下达之后不久,一道银白色的光芒闪现,贝利亚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而与此同时一直注意着贝利亚行动的穆潇也在贝利亚出现之后,随着一道黑色漩涡的出现来到了藤宫所在的这家医院。

“奇怪,这家伙怎么好的这么快?而且状态好像比昨天晚上要好了很多?”穆潇疑惑道。

昨天撒斯拉克可以说被伤的很重,而不愿放弃这次趁着破灭招来体有大动作搞事的他,也只能被迫动用了从林烨那里得到了的力量好让自己尽快恢复。

只是他想不通的是,贝利亚怎么一晚上过去反而好像比昨天状态更好了?

“算了,反正不影响我的计划!”

穆潇冷冷的看了一眼贝利亚,随后走进了这家医院,并且径直走向了藤宫所在的病房。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