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西蒙斯一声尖叫,从地面漩涡中直接甩了出来。

   她心知不妙,一个骨碌爬起来,想要再顺着漩涡回去,却不想漩涡已经显示不见。

   西蒙斯接着朦胧的月色,慌乱的扒拉着地面,却也只抓了两手泥土。

   天色发暗,似乎处于天亮的前夕。

   她借着微弱的光芒查看手机,却发现上面没有任何信号。

   这可是神盾局出品的功能机,有独立卫星系统定位,没有任何死角。

   可从周围的环境来看,明显不是海底或山东,天空上虽然没有星星,但明显身处地表。

   她心中咯噔一下,有了种不好的猜想。

   “我到底在哪?”

   她简单辨别了一下方向,背光而行,顺着还算缓的位置爬上了山坡。

   举头望去,整个人都呆住了。

   清纯白裙美少女凌乱秀发飘逸唯美写真图片

   “不!这不可能!”

   天空中出现的,竟是一个带着卫星的巨大星球。

   看到这一幕,谁都知道这里不是地球了。

   她紧张的左右手勾在一起,呆立了半晌之后,突然摸出手机,开始记录观察报道。

   “这是里珍玛·西蒙斯。我们在研究巨石信息的时候出了意外,不过我现在知道了,巨石实际上是个传送门,一种从未有文献记载的间歇性物质传送门。

   太神奇了,我被传送到了一处未知星球,神奇的是这里同样有大气层,而且氧气含量与气球大气差不多。

   证据就是到目前为止,我没有出现任何不适状况……

   这处星系应该也有太阳,不然温度绝对在零下……

   重力似乎也略有增强,地貌贫瘠类似于沙漠,应该有生物存在才对,只不过到目前未知,还没有发现生命迹象……

   没有发现植被和水源……”

   西蒙斯自言自语的好一会儿,突然抱住膝盖坐了下来。

   她小声道“不必担心,菲兹会重新启动传送门的,很快就回来接我!”

   十二个小时之后,西蒙斯从坐变成了躺。

   “看样子,这种物质很难搞定,也对,我们两个研究了一个多星期也没发现异常。我或许应该睡一觉。”

   二十五个小时后,天空突然一声巨响,西蒙斯猛地惊醒。

   她突然发现在过去一天多的时间里,太阳始终没有出现过。

   天空始终处于一种似亮非亮的状态。

   就像是掉在驴子前面的胡萝卜,看似触手可及,其实遥遥无期。

   这简直是另一种绝望。

   好在西蒙斯不但是科学家,同样是神盾局的优秀特工,她优秀的大脑不紧紧能记住海量的规章制度,也同样记得各项培训教程。

   她决定继续等下去。

   三十个小时……

   四十个小时……

   五十个小时……

   八十个小时……

   直到时间过去八十四个小时,西蒙斯终于崩溃了。

   她对着空中的星球哭喊道“太阳呢?为什么还不出现?你们对它做了什么?”

   站在山顶肆意宣泄了一下情绪,又累又饿的她有些头晕目眩。

   她忙趴在地上,闭着眼睛天旋地转了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

   半晌后,她勉强支撑起身体,小声道

   “普通人没有水最多只能活三天,经受过严格训练的特工,在合理安排体力的情况下,可以将这个时间延长一倍。不行,我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我必须要自救……”

   她扭头分辨了一下方向,决定顺着风口向上走,从那边吹过来空气带着几分潮湿,那边很可能有水!

   她双手撑地站起来,将衬衫脱下来,死劲撕成了几大块后,细致的裹在了手掌手腕和额头上。

   沾了一点儿口水,擦了下眼角,西蒙斯觉得清醒多了。

   “记号还是要留下的,有了这个东西,等菲兹他们来救我的时候,就知道往哪个方向走了!”

   她有十几块碎石在地面上摆了个大大的箭头,随后顺着箭头一步步走远。

   无独有偶。

   齐山的状况同样不太好。

   他此时已经没有三天前的乐观心态。

   建立新教派?

   开玩笑呢?

   这破星球荒凉的一比。

   连条狗都没有,更不用说人了,以影级忍者的速度跑了三天,沙漠还是一望无际。

   在无敌了这么多世界之后,齐山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还好这次人物卡片是飞段。

   这小子是不死之身,不吃东西虽然有些饿,但也仅此而已,丝毫不影响体力和战斗力的发挥。

   而且似乎经过莫名力量强化之后,飞段独有的查克拉似乎多了几分特别的属性。

   只是目前未知,齐山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三天以来,太阳都没升起来,时间就像定个了一样,出了席卷的飓风和隔三差五冒出来的黑沙爆,没有一点其他景色。

   这种环境下,富江也派不上用场。

   再说连个人都没有,找谁传教去。

   索性让她还处于头发状态。

   黑魔法倒是试了几次,作用不明显。

   黑魔法之所以有个黑字,就表示是专门对付人的嘛。

   所以这东西同样用不上。

   影法师这两天到处跑,一会儿变成蝙蝠四散,一会儿有化作影子在地上扫面。

   三天下去愣是一点儿收获也没有。

   险些给齐山都整抑郁了。

   日子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太阳始终没有升起。

   齐山算是跟沙漠卯上了,干脆什么也不想,对准一个方向闷头就是跑。

   我还就不相信了,不死之身的影级忍者还跑不出一个沙漠。

   方向有影法师定位,偏不了。

   地形对忍者来说没有意义。

   可这一跑就是两个星期,齐山都快麻木了。

   这什么狗屁降临任务,连个人都没有的星球,我找鬼建立新教派么?

   还有,天天黑沙爆,有能耐你给我下场雨啊。

   即便饿不死,嘴里发干也很难受的好不好。

   想到水,齐山吧嗒了下嘴唇。

   突然愣了一下,他猛地抬头看了眼影蝙蝠。

   影蝙蝠露出一个月光莫利亚的证明笑容,一头扎了下去。

   齐山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直接出现在了一处水潭边上。

   “水潭?”

   齐山瞪大了眼睛,吸吸鼻子,没错,是水的味道。

   他想也不想,一个猛子扎进了水潭。

   水花溅起,另一边猛地惊醒了一个人。

   西蒙斯飞快抓起一块大石头,紧紧盯着水面,小舌头无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她,有些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