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着那层透明的玻璃,雷明凯看到了一枚若影若现,仿佛不存在,又好像存在的不规则半透明的物体正缓缓地悬浮在玻璃背后那间四面皆被无数橙黄色光束笼罩的房间当中。

这是雷明凯到达了第八舰队旗舰伊芙丽雅号之后,就被一名等待已久的准尉带到了这里,位于伊芙丽雅号某个封闭区域的房间前,直到现在。

带雷明凯来这里的那名准尉只是交代了雷明凯在此等待之后,就匆匆离开了。哪怕是满头雾水的雷明凯自他离开之后,眼睁睁地看着那神秘的不规则半透明物体迈过了半小时,也没有任何人来到这里,跟雷明凯解释眼前的一切。

雷明凯左右打量了一下在这半小时当中,打量过了好多次的房间。再次确认了除了那层将雷明凯和那神秘的不规则半透明的物体分割开始的玻璃之外,这个房间确实没有其他的东西。

时间再一次在雷明凯的耐心当中,向前迈进。

或许是几分钟,也或许是十分钟,更或者是下一个半小时过了。

在雷明凯的耐心即将迈入极限的那个瞬间,外面终于传来了一阵动静。

“唰!”

自动门打开了。

第一个出现在雷明凯眼前的便是一名黑发少年,何美美。

跟随她后面的则是一名身穿白大褂,嘴里叼着一根巧克力棒,将满头秀丽的棕色长发收拢在脑后,扎起一条高马尾的年轻女子。

她,雷明凯并不认识。

清纯梦小汐的碎碎梦

“让你久等了。雷明凯。刚才出了点小意外,”何美美开口的第一句,便是很有诚意地道歉。

不管是谁被莫名其妙地被丢在一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面玻璃墙以及背后的那神秘的玩意的房间那么久的话,心里绝对不会好受的。

“真是让我久等了!何美美。”雷明凯摇了摇头,大度地表示无妨后,就将疑惑的目光投向站在何美美身边的那名白大褂女子。

“刑部时绘。这是我的名字。你就是美美所说的那个失忆的未知者?”白大褂女子很是爽快地作了自我介绍,然后又将问题踢回给了雷明凯。

雷明凯稍稍愣了一下,回想起之前何美美和他闲聊的时候所提及到未知者的事情后,方才缓缓地点了点头。

“如果那个未知者指的便是我的话,那应该没错了。”

刑部时绘,也就是白大褂女子点了点头,主动地伸出右手,问好道“您好!初次见面。我是刑部时绘。相信在接下来的时间当中,我应该能够对你的疑问做出一些解答。”

雷明凯闻言,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何美美。发现何美美点了点头,确认刑部时绘的话确实没错后,他也伸出右手和刑部时绘握了握,点头说道“您好!刑部小姐。我是雷明凯。”

“叫我刑部,或者博士就可以了。”刑部时绘摇了摇头,嘴角上的那根巧克力棒也随着她的樱唇扇动而不断地上下摆动着。

“那么,我就叫你博士吧!”雷明凯从善如流。

刑部时绘收回右手后,一边插在衣兜当中,一边扭头看向那堵玻璃墙,看向被隔绝在另外一个房间的那个神秘的不规则物体。

“雷明凯。你对这个宇宙有什么看法吗?”

刑部时绘的第一句开场白,便让雷明凯有些摸不着头脑。

“宇宙?”雷明凯皱了皱眉头,沉思了一会儿,却是无法得出一个能够让他用语言说出来的结果。

“我不知道。

这是雷明凯目前的答案。

“不必纠结。对于绝大多数人,不,应该说是绝大多数文明都无法详细地了解宇宙到底是什么?这是正常的。”刑部时绘笑了笑,安慰了一声雷明凯后,再次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如果把这个宇宙看作为一段包含了无数数据的资讯的话,你会觉得怎么样?或者说,你会将这个宇宙想象成怎么样?”

雷明凯再一次愣住了。

这个问题,是他从来,不,或者说如果没有遇到刑部时绘的话,恐怕他一生当中都是无法想到,也无法触及到的问题。

显而易见地,在刑部时绘的提醒下,雷明凯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他的思维难以自控地开始沿着刑部时绘的问题不断地扩展,不断地假设出无数个可能性。

最终,当这无数个可能性汇聚到一块,形成为雷明凯目前最容易理解,也最容易通过他的语言讲述出来的答案。

“如果将这个宇宙当作一段资讯的话,或许我可以将其想象为由无数块拼图形成的图画。一副可以从中拿起某块拼图,然后将其他拼图放到同一个位置的图画。”

“啪。”

刑部时绘打了一个响指,抬起左手拿着之前一直叼着的那棒巧克力棒,一边像是在挥舞着教鞭,一边说道“对,也不对。但这是你所能够理解到的最好答案了。雷明凯,既然你已经得出了答案了,那么,你也应该猜到了这里面放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拼图。宇宙的拼图吗?”雷明凯顺着那根巧克力棒所指的方向,看向那摆放在玻璃墙之后的神秘不规则物体。

“是的。不过,答案只对了一半。美美,不如你来说吧!反正你也闲着。”刑部时绘突然有些慵懒,重新将巧克力棒放回嘴里,一小口一小口地咬着。

看到刑部时绘的懒癌突然发作,本来就打算当个沉默的听众的何美美无奈地翻了翻白眼,接口说道“这是第117舰队为何被深渊化宇宙beta攻击的原因。在距离现在十三天之前,准备回航休整的第117舰队在某处未知时空当中发现了这枚,嗯,拼图,同时也发现了那些深渊化宇宙beta似乎正试图将这枚拼图收入囊中,因此尽管不知道深渊化宇宙beta为何这样做,但抱着不能够让敌人好过的原则,第117舰队最终冒险将这枚拼图抢了过来。”

“嗯。还是由我来说吧!”吧唧吧唧几下子将巧克力棒吃完的刑部时绘一边伸手从衣兜里取出一条新的巧克力棒,一边接过话题继续说道“最终,在我将这枚拼图的检测结果和你的检查结果放在一块对比研究后,便得出了一个答案。”

“我,与这枚拼图有关?”雷明凯看到了刑部时绘眼中那一丝光芒。那是研究人员在看到对他们有着莫大吸引力的研究对象时,才会发出的光芒。

这一点,雷明凯在罗伊德身上看到过很多次了。

“对的。你不是失忆了吗?或许,你取回失却的记忆的办法便在那。”刑部时绘点了点头,用巧克力棒指了指那枚若隐若现的不规则物体。

“我要怎么做了?”没有犹豫,也没有过多的思考,雷明凯果断地问道。

而雷明凯所表现出来的果断,让何美美和刑部时绘齐齐地惊讶了一把。

“雷明凯。我们还没有说要怎么做,你就答应了?”何美美诧异地问道。

“这应该不止是关乎我的记忆的问题,恐怕还关乎尤菲和零式的伤势吧?在博士刚才的问题当中,我就有了猜测。尤菲和零式的伤势是不是和这拼图有关?”

“呵呵。有趣。”

没想到,刑部时绘用力地咬断了手中的巧克力棒后,一边笑着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真是没想到啊!对,被你猜中了。你那小女友和小猫咪的伤势确实是与这拼图有关。但能够关系到多少,这个我们无法得知。”

刑部时绘吞下被嚼碎的巧克力棒后,继续说道“根据美美给我的报告中可以看出,当时你应该是和小猫咪产生了某种共鸣,从而引发了一种暴走状态,让小猫咪本来就存量不多的能量燃烧,其结果却是连同你那小女友一同陷入了昏睡。”

“将她们唤醒的办法,就是补充能量?用它?”雷明凯指了指那枚不规则物体。

“或许吧!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的去探索。我们能够做的,便是将你,不,准确来说,是应该将你的意识送进这块拼图里面去。”

刑部时绘比划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丝神秘莫测的笑容。

“或许,你在进入这块拼图时候,你会就此死去也不一定。毕竟,我们目前能够做到的程度,就只有将人送进去,然后在某个合适的时候把人带出来。至于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是无法得知的。更别说,能不能给里面的人提供支援。”

“雷明凯。我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何美美开口提醒道。

雷明凯沉默了一会,但他的目光却穿过了玻璃墙,落在了那枚半透明的不规则物体上。

不知为何,似乎有着一股声音在那若隐若现间从那不规则物体上传出,似乎是在向雷明凯发出呼唤似的。

“我要怎么做?这不仅仅关乎我的记忆,还关乎尤菲和零式的伤势,我觉得我有必要去一趟。”雷明凯抬起头,脸色坚定地说道。

“啪!”

刑部时绘再次打了个响指。

“了解!韦罗斯,你也听到了吧?开始实验吧!”

“命令确认!第06号项目实验开始。实验个体为地球人类,成年男性。名字雷明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