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绕赤龙手中的虎翼长刀是左右开弓,将从后面追来的几个端正王朝人砍翻后,叫道“豹阿哥,跟上来,我们走。”说着又取出族长的乌铁棒,朝蒙绕豹扔了过去。

蒙绕豹已经把几个弓箭手射倒,挥舞着腰刀往他这个方向冲。见乌铁棒扔了过来,便将手中的腰刀,飞向一个端正王朝士卒。

他一个箭步跃了起来,在空中接住扔来的乌铁棒,禁不住大笑一声,猛地喝道“好,杀!杀!”然后如一条真正的豹子,朝围来的端正王朝人冲去。

那些做工匠的端正王朝士卒,已经给蒙绕赤龙杀怕了,自认不是对手。所以蒙绕豹冲来时,竟然没人敢拦截,他俩人很快汇合到一起,肩并肩地跟在族人后面,朝军营外冲去。

蒙绕赤龙叫蒙绕豹断后,自己加速往前冲,一路帮族人解开封印,眼看族人在蒙绕山虎带领下,就要冲进黑夜之中。

突然有箭矢呼啸着朝他们飞来,从旁边杀出一队端正王朝士卒。在呼啸的箭声中,那队端正王朝士卒中,窜出一道人影,手中挥舞着一对短矛,杀向这支巫族人的队伍。

他见了,马上运起“靠山诀”,使速度又快了几分,迎上飞来的箭矢,手中长刀上下飞舞,磕飞飞来的箭矢,同时左手伸出,抓向一支箭。

在他看来,自己能抓那会爆炸的箭,自然可以抓住普通士卒的箭,手法自然是用控力术。

果然,他抓住飞来的箭,随手扔向使短矛的修罗人,然后吼道“山虎阿哥,别停,带他们冲,直接走大门。”

刚才他们是从军营四周的栅栏,翻进军营的,知道整个军营虽然只是用木栅栏简易的围了一下,可要破坏那些木栅栏,只怕还要花些时间。

他想节省一点时间,便带着这些人冲军营大门,要知道现在军营里已经乱成一团,只要杀出军营,等于成功一半。而且军营大门正对着倚天城,也是离倚天城最近的距离。

使短矛的修罗人,看样子在速度上下过功夫,练的是跟火有关的煞气,只见一片火光遮掩了他的身形,使人看不清他的面目,只见到一道火光快速地扑来。

Ruby眼睛闪闪迷人

这修罗人不但动作快,也很警觉,目的明确,竟然闪开蒙绕赤龙的箭,一头冲向奔跑的巫族人,似乎要打散这支队伍,留下这些人。

只是他还没冲到人群中,蒙绕貂熊与蒙绕箭鹄闪了出来,一起举刀攻向那修罗人。

那修罗人功力不弱,举着一对短矛,竟然跟两个人对攻,而且手法上变幻莫测,每一击都不扎实,一点就缩,使蒙绕寨的两个人腰刀无法击实,而且不注意防守,还有可能被击中。

在短短的一个呼吸之间,那对短矛已经刺出十几下,却没听到任何的金属撞击声,给人感觉跟演练招式一样。

蒙绕貂熊与蒙绕箭鹄虽然没有退,却也没有占到便宜,俩个人似乎被缠上了,只要拖上一会时间,后面的端正王朝人,就会部冲上来。

蒙绕赤龙急了,大喝道“走,走,不要停,这人归我了,杀!”

他冲上前去,往前一插,手中虎翼刀横扫出去,替下了蒙绕貂熊与蒙绕箭鹄。那两人知道这对手的水平要比他们高,而他们手上没有好的功法,所以只能缠斗,现在蒙绕赤龙杀上来,到自觉地退出,继续护着那些族人往前冲。

使短矛的修罗人不只是拼杀技术熟练,经验也很丰富,只见他手一动,人跟着动起来。身体朝一旁快速移动,似乎想去追击在前面逃跑的族人。

只是突然一个停顿,手中短矛左手点向劈来的长刀,右手短矛如同毒蛇般,从下往上,快速地挑向蒙绕赤龙胸膛。

他微微一笑,身体一侧,让开挑来的短矛,劈下的长刀不停。那金巫力猛地一炸,只听一声响,虎翼刀似乎伸长了几分,一刀劈断点来的短矛,划向那修罗人胸膛。

那修罗人没想到第一次点实,就给劈断了短矛,怪叫一声,身体敏捷地朝后翻去,躲开长刀的攻击范围,而后面的攻击自然都失效。

可蒙绕赤龙却不管他,身体一闪,扑向另一个攻来的端正王朝人,上去就是一拳,完放弃了对使短矛的人攻击。

使短矛的人见这情景一愣,马上看向自己身体,因为他感觉刚才那一刀,自己吃了亏,那刀光似乎划过了身体某个部位。

这一看是心里一惊,只见左手短矛少了一截,短矛成了短棍,肩头给划开,露出里面的白骨,也许是刀太快,他并没有感到疼痛。

这使他为自己感到庆幸,刚才要不是闪得快,只怕那一刀,已经要了自己的命。他确认那巫族人的长刀,应该是把宝器。对于这种宝器,他根本无法阻挡。

这使他脸上有了一丝笑意,心里在夸自己机灵,躲得快。

这时,一支箭矢从侧面射来,“嗖”的一声,那支箭正中使短矛的修罗人的太阳穴,那修罗人惨叫一声,扔掉手上短矛,双手抱住脑袋,一头栽到地上,蹬了几下腿就没了动静。

那是蒙绕豹的箭,因为他跟蒙绕赤龙断后,杀这些追来的端正王朝士卒,就是他断后的事情。

蒙绕赤龙在动手时,已经放出神识感受四周动静,可以说二十丈范围内,有什么变化,他很清楚。蒙绕豹从后面冲来时,他就感觉到蒙绕豹想做什么,所以没有攻击使短矛的修罗人,而是攻击另一名修罗人。

他一拳挥出时,“破空拳”就在追来的阿修罗人的脸上炸开,那阿修罗人惨叫一声,就飞了出去,整个脑袋已经是血肉模糊。

蒙绕赤龙是左右看看,高叫道“兄弟们,冲!快!不要停!,一直往前,到了城门就安了。”

喊话时,他站在路边,等追来的端正王朝士卒,手却朝蒙绕豹挥挥,道“前面肯定有端正王朝人阻挡,你在前面开道,让他们快点解除封印,我断后。”

蒙绕豹也不拉扯,应了一声,便冲在前面,与蒙绕山虎汇合在一起,这使蒙绕山虎也腾出手,为族人解除封印。

要知道巫族人都有巫力,只要有了巫力,就比正常时强壮许多,这样奔跑的速度也会快起来。所以整支队伍不但加快了速度,很多族人也加入了战斗。

前面果然出现端正王朝士卒,只不过人不多,似乎是从一个营帐里冲出来的十几个士卒,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本能的拿着兵器围堵上来。

蒙绕山寨的人对端正王朝人绝对不会客气,前面四个人先是用弓弩,射死举着火把的士卒,使他们陷入黑暗,让他们的眼睛不适应突然出现的黑暗。

而他们则带着族人冲上去,一阵猛砍,几乎没废什么力气,干掉那些端正王朝士卒后,带着族人继续往前冲。

刚刚冲过少量端正王朝士卒的阻挡,就听见后面的端正王朝队伍中,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你们这些笨蛋,晚上打火把,不是告诉别人,你们是目标吗?快,扔下火把,追,不能让他们跑了。”

蒙绕赤龙的声音也响起来。“蒙绕山虎,路上有活祭,带几个回去。”

“知道了。”蒙绕山虎大声地应了一声。

一群人隐入黑暗,往他们来的方向奔去。

蒙绕赤龙站住脚,取出火蛟神弓,朝四周胡乱的射出去,没一会遍布在山林里的简易木屋和帐篷开始失火,整个军营彻底沸腾起来,所有士卒都动起来,火光自然将四周照得更亮。只是端正王朝士卒大多从睡梦中惊醒,他们的头目还来不及把人组织起来。

当端正王朝营寨乱成一团时,天门村方向也传来喊杀声,想来是腾新尊他们已经救出族人,正跟端正王朝士卒交手,掩护族人们逃回倚天城。

这时,蒙绕赤龙他们也没什么好隐藏的,带着近百族人在军营里横冲直撞,反正这里都是敌人。见到营房就烧,见人就砍,绝不停留,点着火或者砍完人,掉头就走,不管后面是什么情况。

虽然一队端正王朝士卒一直紧追不舍,可蒙绕赤龙就是不跟他们交锋,只要不追得太近,基本不动手。如果有端正王朝士卒突进,他的火蛟神弓会重点照顾,连着射杀几人后,端正王朝士卒也不敢逼上来,只是呼喊更多的士卒一起围上来,可见这些士卒中没有真正的好手,不敢上来硬拼。

很快他们就冲出军营大门,来到倚天城外的广场,蒙绕山虎带着人朝他们来的方位冲去,那儿是进城的唯一通道,还有人在接应他们。

他松了口气,大声喝道“沿着这个方向跑,那边有人接应,只要到了护城河,你们就安了。我们留下来,准备阻击端正王朝人,等腾参军他们过来。”

救出来的巫族人,听了这话,大部分没有武器,身体老弱的朝着护城河冲去。一些健壮有武器的巫族人,却没有急着走。

只听一人道“大人,我们留下来帮你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