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总,不是喜欢许星澜,那我给个让她活命的机会,就是替她坐牢!

自首我让她活命,如何?

放心,我会让许星澜转监狱到京城,毕竟我要让星辰亲眼看见许星澜如何受苦,欺骗她错认恩人,害我和她分离五年的人是何等下场?

机会给了,要不要全在姜总,姜总可没有多少时间考虑,毕竟我的手段姜总见识过!”

“秦宴,想杀……”

“嘟嘟嘟……”

秦宴没给姜锦城机会,直接挂断电话,一转头就看到许星辰立在月光里,眉目不错的看向他。

秦宴握住手机,扬起一抹笑容:“星辰,怎么出来了?”

许星辰走到他面前,怔怔的看着他,好半晌才用力抱住他:“秦宴,对不起。”

“没有什么对不起,为,我都心甘情愿,只不过,真是个小傻子。”秦宴嘴角勾起一抹宠溺,抬手摸了摸她发顶:“连恩人都能错认!”

许星辰眉眼里生出歉意,怯怯的道:“我是眼瞎,好在我不是又回到身边了吗?”

“放心,他们只会更惨。

粉色暖心爱笑的女生图片

小傻子,我说过,我会护一生,等结束后,我们就举办订婚典礼,任何伤害过的人,哪怕是一丁点,我都不会放过!”

秦宴温柔摸了摸她滑腻的脸蛋,温柔说道。

这幅模样,外人永远都看不见,只有许星辰能看见。

“不过,小傻子是怎么认出我,还是那么晚,如果早一点我肯定带逃跑!”秦宴弯腰把许星辰抱起来,额头抵住许星辰。

其实,秦宴骨子里就是和霍慕沉一类人,为了爱的人,可以不择手段,也是会把自己心爱之人宠到心尖,生怕磕了碰了!

许星辰心虚的瞟过眼神,却仍旧理直气壮的说道:“那也是怪!我当时在孤儿院真眼瞎看不见的时候,我给的东西却是姜锦城拿给我,我能不被利用吗?”

“那怎么会在判刑时才认出我?还不让我替去坐牢?”秦宴无所谓前途和名声,只想捧起许星辰。

许星辰更心虚:“也许是秦家主的音容上辈子就印在我脑海里,我一下子脑子就开窍,想起了!

而且我那么喜欢,怎么会让替我坐牢!”

秦宴当然不信她的借口,却心甘情愿被她欺骗,把人抱进主卧里,压在床里:“只不过小傻子今后要好好补偿我。”

两人纠缠起来,可却有人在睡梦里也痛到满头大汗!

霍慕沉双臂缠住宋辞肩膀和细腰,疼的呼吸粗重,直接把宋辞从熟睡里惊醒,她感受到霍慕沉浑身绷紧,冷汗从额头划过鼻梁,又砸在了她眼帘上,疼的宋辞心口一痛!

突然……

他俊脸深埋进宋辞的颈窝里,没知觉的呢喃:“小辞,小辞……”

宋辞赶紧伸出手,拍了拍他肩膀:“我在我在,霍慕沉,我一直都在。”

“小辞,我舍不得,舍不得一个人。”

霍慕沉无助黯哑的嗓音穿透宋辞的耳膜,直抵宋辞心口。

宋辞又摸了摸霍慕沉的耳垂,耐心哄着大佬:“我怎么会一个人呢?霍先生,乖啦,无论怎么样,我都会陪在身边,我们一直都会在一起。”

“别离开我,我真舍不得,舍不得我家小辞孤苦一人。”霍慕沉半梦半醒里,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知道,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

宋辞摸到霍慕沉满头冷汗,有点好笑,心想:“霍慕沉这么大的人还做噩梦,明明等他醒来,肯定要好好嘲笑他一番!

她要录下来,将来等老了,给霍慕沉看他做噩梦时,还撒娇还无助,让她们的宝宝嘲笑死他!”

想想未来就会有那一天,宋辞抿唇,甜甜一笑。

她撑起半条手臂,想低头吻一下他的嘴唇,安抚他不要死死扣住她小腰。

她小腰都快被勒断了!

只是,她刚刚贴上霍慕沉的唇角,霍慕沉的眼眸倏地睁开,眼神灼亮,双手毫不犹豫的用力推开宋辞!

猝不及防的,宋辞直接从床上摔下去,满脸懵逼,抬头刚好对上霍慕沉阴鹜危险的寒眸,心口骤然一缩!

一秒,两秒,三秒……

“霍慕沉,干嘛啊!自己做恶梦,我就想亲亲,安慰一下,干什么要推我!”宋辞被摔的屁股疼,小脸都疼得扭曲起来,眼含泪花的撒娇:“霍慕沉,我摔的好疼,要抱抱!”

霍慕沉摸了摸唇角,心底松一口气,忍住体内刀割剧痛,艰难起身把宋辞抱起来,却突然因为体力不支直接把人压在床里!

“抱歉。”

宋辞听完后,不开心的撅起嘴巴:“要霍慕沉亲亲才能好。”

“不亲!”

“为什么啊?霍先生,不爱我了,我不要和一起睡了!”宋辞撒娇,作势要推开霍慕沉,可他毕竟是一个成年人的体重,宋辞根本就推不开,急得恼羞成怒:“压到我了,起来!”

“怎么,辞宝生气了?”

霍慕沉喉咙哽痛,不是他不想起,是……真的没力气了!

毒性,真够强!

“恩,我生气了。”宋辞瞟到他亮亮的眼神,从眸子深处看出浓烈的占有欲,有点骇人:“霍先生为什么不亲我啊?”

“怕咬破我,我怕疼。”

“胡说,我怎么会咬破,分明就是平时咬破我的脸,我的嘴!”宋辞嘴巴虽然在控诉,可眼角和眉梢都染着甜蜜的笑容。

她想啊:“她的霍先生虽然有时候很霸道,可是又纵容宠溺她,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她这一生求不得别的,只想和霍先生平平淡淡的过起幸福的生活!

儿女双全,夫妻白首。”

霍慕沉定定的盯着她眉眼,黑眸深邃,有几根血丝,嗓音黯哑:“小辞在想什么?”

“在想我们的未来啊。”宋辞稍微动了动身体,被霍慕沉压得有点喘息不来,但比起被霍慕沉发狠折腾时,她还是能承受得了。

她甜蜜一笑:“我在想,等我们这件事处理过后,我就可以和霍先生一起度蜜月,我们还会生一个可爱的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