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之上,两人聊得不好不坏。

简波没有因杨柳美貌而低声下气,杨柳也没因简波优秀而刻意逢迎。

两人都是那种有很强主观意识的人,并不会因一些基本的条件,而去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

按照秦雨的吩咐,杨柳将邀请简波加入丹师公会一事,对其叙述一遍。

在明悟好处后,简波犹豫片刻,便欣然接受。

毕竟,有了这么一层身份,今后他在广元大陆,只要不招惹那些惹不起的存在,基本可以横着走。

既然简波欣然加入丹师公会,杨柳便为简波介绍雨城丹师公会情况,包括七品丹师杨久林会长,六品丹师秦雨、广南中,五品丹师……讲述的同时,递给简波二本书。

一本是雨城丹师公会情况,以及大陆各地丹师公会简介;另一本书是雨城情况,包括城主府、宗门、世家,商家,以及对各个势力概述。

商家以秋枫商盟雨城分部、雨城丹师公会为最强,宗门便是云岚宗为最强,控制着雨城城主府……在附属宗门之中,玄门独树一帜……

至于其它宗门:天罡宗、衍月门、风云阁、血魂谷、紫云山庄……杨柳大致对简波做了介绍。

在杨柳的陪同下,简波在雨城丹师公会,领取了四品丹师徽章,丹师公会丹师身份牌,以及四品丹师服装。

考取三品丹师简波没花考核费,意外进阶四品丹师,仍然没花一个铜板。

泛黄银杏林美人冬日心语

而且在三天之内,在同一个丹师公会之中,连续三次晋级,在丹师公会之中,可是绝无仅有之列。

杨柳随即也把来意告知,邀请简波去见会长杨久林。

“不过现在必须去北门,见一个人,去去就来!”

话音未落,简波已经飞身离开丹师公会。

……

雨城北门外。

巳时刚过,简波应约来到北门外。

正在此时,一辆风驰电掣的踏云车,蓦然停在简波身前。

司徒紫烟撩起车厢床窗帘,招呼简波上车。

车上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两只深陷的眼睛,却又些暗淡,这个人便是司徒紫烟的父亲司徒狂野。

司徒紫烟发现简波是个炼丹师,便有病乱投医,她知道父亲将最后的希望,寄托七品炼丹师杨久林身上,若是成功炼制出还魂丹,还有希望……

司徒紫烟早已在北门外,做好安排,选一处民宅作为疗伤之地,为司徒狂野疗伤。

简波也不做作,立刻为司徒狂野诊脉,在确定是血隐疾之后,毫不犹豫施救……复灵紫丹、复元丹、解毒丹……不花钱似的塞入司徒狂野口中。

而后,简波将司徒紫烟赶出民宅,让其在远处护法。

半个时辰之后,简波将司徒狂野抱出民宅,让其在踏云车之中休息。

随后一个火球,扔入民宅……

便不辞而别。

……

丹师公会,会长杨久林的住处静悄悄。

简波在杨柳邀请下,来到此地。

杨久林依旧沉浸丹方的斟酌,对于炼制七品丹药还魂丹,他数次炼制都以失败告终,以至于不敢承接还魂丹的炼制。

他在查看简波考核二品丹师,炼制的丹药之上,意外的发现丹药之上有模糊的丹纹浮现,于是便想看看简波炼丹的手法,以期达到取长补短。

简波用二只丹炉交替提纯灵草、灵药、灵果精纯药液,然后在另一只丹炉凝练合成丹药。

看到简波炼制丹药的手法,杨久林回到住处,便钻进炼丹室,用简波炼制丹药的手法,炼制一炉三品回元丹,总是不得要领……

听到简波的到来,杨久林从炼丹室出来,一脸疲惫,一身邋遢与之见面。

“跟我来!”

撇下杨柳,杨久林将简波直接拉入炼丹室。

“卸磨杀驴!”见爷爷如此做法,杨柳愤愤的嘟囔道。

“你先看看九转还魂丹的丹方!”

进入炼丹室,杨久林毫无顾忌的将还魂丹丹方递给简波。

“嗯!”

简波也是性情中人,接过丹方,没有说什么,便开始推演丹方。

还魂丹,能修复人体一切病痛伤患,凡人吃了能容颜永驻。

炼丹室静悄悄,一老一少各自冥思苦想……

“还魂草、灵柏、卷柏……还魂草,又称九死还魂草、卷柏;夏枯草……枯灵草,看来是古丹方之中,灵草、灵药、灵果的名字有变更,得重新甄别啊?”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简波微微凝着眉头自语道。

简波在熙元传承的信息之中,找到了还魂丹的丹方,与杨久林提供的丹方比对,发现二个丹方都是炼制还魂丹,却在选用原材料上有出入。

听到简波说出几种灵草、灵药古往今来变异的名称时候,杨久林豁然开朗。

但是丹师公会之中的原材料库房之中,没有简波所说的原材料,二人只好去坊市看看。

说干就干,简波与杨久林二人,改装易容来到秋枫商盟。

秋枫商盟,除了拍卖物品,同时也售各种商品,二人来到了销售炼丹材料大厅。

“二位要买点什么?”一个老者撇了一眼简波和杨久林两人,淡淡的询问道。

“我要上好的封闭草、夏枯草、还魂草、卷柏、灵柏……每样给我拿十份。”简波按照古丹方的名字说道。

“好的。”老者好奇的看了简波一眼,这些可都是炼制四品以上丹药的灵草灵药,难道这年轻人能炼制四品以上的丹药不成?

但他也没再深想,既然购买就一定有道理,但若不是炼丹师,这些材料价格非同小可。

老者很快拿出了一堆灵柏,简波目光看去,眉头不禁一皱。

“我要的是上好的灵柏,你给我的灵柏,而且颜色淡了很多,里面蕴含的灵气消散了一半。”

“小友,绝对是昨天才采摘的,颜色虽然是绿色,但也不是所有的灵柏颜色都这么深,难免有些颜色偏浅一些。”老者眉头微皱,解释道。

“把这些换了,我要颜色最深的灵柏!”简波说道。

“小子,难道你质疑秋枫商盟,所卖物品的质量?”老者愠怒声带有一抹怒意。

“我们想要颜色更深的灵柏,难道你不知道客户,就是衣食父母吗?”杨久林冷冷低喝一声。

“什么事这么吵?”

忽然一道充满诱惑的声音响起,只见一道婀娜多姿,容颜绝美的女子缓缓的走了过来。

简波的眉头微皱,这个女人他认识,正是司徒紫烟。

“小姐。”老者看到司徒紫烟,表现的十分恭敬,说道:“这小子质疑的灵柏不是上好品质,非要让我重新换一批灵柏。”

“哦?”司徒紫烟的黛眉微挑,美眸淡淡的看了简波一眼,眼神中不由流露出惊讶之色。

秋枫商盟会除了拍卖物品、售卖物品,同时也让各个所属商盟,搜集当地的一些重要信息。

简波和杨久林二人虽然易容,但是司徒紫烟,还是捕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尤其是对于杨久林的气息,非常熟悉,因为杨久林是这里的常客。

“呀!是丹师公会会长陪同这个人,来秋枫商盟购买灵草、灵药、灵果看样子,此人来头一定不小,得小心伺候才行啊?”

想到此,司徒紫烟不动声色,对商盟的老者说道:“那就给他重新换一批灵柏吧!”

老者虽然心中不爽,是司徒紫烟的命令,他不得不遵从,因为司徒紫烟是秋枫商盟的执事。

重新换了一批颜色鲜艳灵柏,简波将其部买下,然后简波又选购了许多还魂草、卷柏、夏枯草、枯灵草……等其它灵草、灵药、灵果……

杨久林取出一张紫金卡,递给司徒紫烟,付账之后,二人便离开了秋枫商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