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才不试,再说谁要调遣你啊。”苏青白了他一眼,便想推开他。

可是,关幕深却是搂着她不放。

“放开我。”苏青的声音有点低。

“不放!”关幕深执拗的又收紧了手臂。

“放开,要不然我可喊了。”苏青开始挣扎。

“喊吧,外面没有人,你只能将林峰和乔丽喊起来。”关幕深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你无赖!”苏青气恼的道。

“随便你说什么。”关幕深低首说了一句,便趁势吻上了她的嘴唇。

“呜呜……”苏青抗议的话部吞回了肚子里。

苏青在他怀里挣扎了几下,最后却是被他热情的吻所淹没……

不知何时,他已经在上,而她在下。

关键时刻,他皱眉凝视着她,低声问:“可以吗?”

深藏的诱惑

苏青的身体早就软了,他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苏青的脸都烧红了,眼眸含羞带怯的看了他一眼,却是置于两难的境界,说可以?好像太羞了,说不可以?可是她现在真的是可以。

半天没有得到她的答案,关幕深的眼眸一闪,便稍稍疏离了身子。“我说过不会勉强你的,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不强求了。”

说完,他便转身欲走。

这就走了?苏青心里好急,他把自己撩拨起来了,他不负责灭火,竟然还要撤,天下哪有这个道理?

下一刻,苏青也顾不上羞耻不羞耻,伸手便勾住了他的脖颈。“哎……”

“怎么?”关幕深低首望着她。

苏青垂下眼睑,脸红的道:“你去哪里啊?”

“你不愿意,我当然是去海里洗个澡降降火。”关幕深回答。

听到这话,苏青便皱了眉头。“那……那……”

“那什么?”关幕深盯着她问。

苏青心一横,便说:“你走了,那我怎么办?”

听到这话,关幕深的唇角勾起了一个狡黠的笑意。“你自然是继续睡觉了,对了,我带了一本杂志,你无聊的话可以翻翻。”

说完,关幕深便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本杂志放在了苏青的枕头边上。

此刻,苏青真是懊恼死了!

该死的,竟然给她杂志,她现在能看得下去吗?她现在只想要他好不好?

苏青瞥眼看了一眼那本杂志,竟然是时政要闻,天哪,这是哪对哪啊?

“这么清水的杂志,谁看得下去?”苏青随后撇嘴道。

听到这话,关幕深不由得歪头问:“难道你还想看点带色儿的?”

“不行吗?”苏青这时候索性扬起了下巴。

闻言,关幕深的眼珠子便一瞪,然后笑道:“行,行,不过你临时要也没地方找去,这样吧,等晚一点我让林峰去给你找,行不行?”

这时候,苏青勾住关幕深脖子的手臂一收紧,便将他拉了回来。xdw8

“现在都有真人版,何必再舍近求远?”苏青心一横,豁出去了,直接道。

“你……什么意思?”关幕深盯着苏青一万个不明白。

看到他一点也不上道的样子,苏青真是愤恨死了。

下一刻,她便生气的推开了他。“你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呢?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好了,我困了,不跟你说了。”

“呵呵,你终于也懂风情这两个字了。”关幕深伸手将她拉回了自己的怀里,并面对着自己。

看到他眼神里的那一抹得逞的得意,苏青立刻意会到自己上当了。

下一刻,苏青便懊恼的打了他的胸膛两下。“你又耍我!”

这时候,关幕深却是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拳头。“我哪里敢耍你?只是你不点头,我可是什么都不敢做。”

听到这话,苏青脸一红,然后便垂下了头。

看到她娇羞的模样,关幕深一阵情动,遂低首急切的吻上了她。

这个吻简直就是天雷勾了地火,两个人一发不可收拾……

一刻后,苏青气喘吁吁的推搡着关幕深的胸膛,担忧的道:“天都已经大亮了,我们这样不好吧?”

关幕深根本看都不看一眼外面,只是专注的盯着她,用嘶哑的声音回答:“我不管天黑天亮,总之我是不想再等了。

说完,他便低首卖力耕耘……

上午,金色的阳光洒在了平静的海面上,波光粼粼。

两个男人坐在沙滩上,遥望着海平面。

他们背后,两顶帐篷里的女人们还都在熟睡。

四周静悄悄,偶有海燕的叫声,一切都是那么平静,祥和。

“关总,您和苏

小姐和好了?”林峰转头望着关幕深笑道。

“好那是早和了,只不过今天早上又进了一步而已。”关幕深爽朗的笑道,看得出心情那是格外的好。

“那恭喜您。”林峰笑道。

关幕深却是笑道:“咱们应该是同喜吧?哈哈。”

“是啊,同喜。不过我昨天晚上就更进一步了。呵呵。”林峰也笑道。

“哈哈……”随后,两个男人那是开怀大笑。

临近中午的时候,苏青才感觉好像有人进了自己的帐篷,她便伸了个懒腰。“哎呀!”

“你可真能睡。”下一刻,耳边便传来了乔丽的声音。

听到乔丽的声音,苏青睁开了眼眸,看到乔丽穿着一身泳装坐在自己面前。

苏青随后便坐了起来,低首一看自己什么都没穿,便赶紧将被子拉到了腋下。

瞥了苏青一眼,乔丽便笑道:“你们和好了?”

“嗯。”苏青当然看到乔丽瞄自己了,便半垂下头,轻声点了点头。

苏青的眼眸一眼看到了床单上那只被用掉的小雨伞的袋子,便赶紧的用被子覆盖住。

妈呀,太丢脸了,她怎么感觉现在帐篷里到处都弥漫着欢爱过后的气息呢。

乔丽却是白了苏青一眼。笑道:“别藏了,我刚才就看到了。”

“看到就看到呗,好像你不用一样。”这时候,苏青索性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这时候,乔丽却是突然垂下了头,看似不开心的样子。

“怎么了?我好像没说错话吧?以前我们有什么就说什么?这就生气了?”看到乔丽不开心的样子,苏青惶恐的伸手推了一下她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