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荔枝18

小荔枝18 “我妈说的都是事实。抱歉,之前没有告诉你这些事。”

杨敏看着云诤,“这么说,你身边一直有人在暗中保护?”

云诤点头,“看到后面那台黑色轿车吗,就是我的保镖。”

杨敏透过后视镜观察,那就是一辆很普通的轿车,在滚滚车流中一点都不起眼。

她好奇的问道:“云深呢?”

云诤说道:“云深妹妹身边也有人保护。有牧家的,有云家的,有秦家的,还有她自己聘请的安保人员。你放心吧,你看云深妹妹身边有那么多人保护,不也一样过日子。你就当着他们不存在。”

杨敏抱紧双臂,“你妈妈还说,要把我户口迁走,抹掉痕迹。还希望我调到一分院上班。”

“你不愿意?那我和我妈说清楚,让她不要干涉。”

“不,我没有不愿意。伯母也是好意,她不喜欢有人来打搅我们的生活。”

云诤将车停在路边,郑重其事地对杨敏说道:“很抱歉,之前没有和你说清楚。因为家里的原因,我们的生活可能会受到一点影响。但是你放心,无论如何,我肯定在你身边。你依旧做医生,而我继续做企业。官府里头的事情,我们不用操心。我们只要保证,不给他们添麻烦就行了。”

杨敏苦笑一声,“我怕我给你们添麻烦。”

“你担心你的家人?”

美丽小女人婚纱摇曳幸福挡不住

杨敏摇头,“他们不是我的家人,只是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一旦让他们知道我嫁给了云家大房的公子,他们肯定都会像蚂蟥一样趴在身上吸血。云诤,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别胡思乱想。妈妈说给你调动工作,其实这样也好。要不我们就接受?”

杨敏点点头,“无论是在总院,还是一分院上班,我都没意见。我就是怕给你惹麻烦。你是知道的,我不喜欢给人添麻烦。”

云诤点头,“我知道,我都知道。敏敏,我们结婚,我们会一直好好的。”

两人相拥,杨敏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云诤,一定一定要忠于我们的婚姻。否则我会受不了的,我不知道如果有一天,你不再忠诚,我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云诤笑道:“你放心吧,结婚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既然结了婚,就一定会遵守婚姻诺言。就算有一天,我们的婚姻走不下去了,可以是任何原因,但绝对不能是因为出轨。”

杨敏闭着眼睛笑了起来,“你的话我都记住了。我会牢牢的记在心里面。”

“我也是。”

杨敏的户口,无声无息从医院迁走。

紧接着,她人也无声无息从医院消失。

云深打电话给云诤,才知道杨敏调去了一分院。

云深一琢磨,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对云诤说道:“恭喜!什么时候喝你们的喜酒。”

云诤说道:“杨敏不想大操大办,不想惊动她老家的亲戚。我们打算旅行结婚。”

云深笑道:“这样也来。那你们什么时候出发?”

“下个月一号。敏敏有半个月的假期,正好我手头上的几个项目,都到了收尾的阶段。到时候我给你带礼物。”

“好啊!祝你们新婚愉快。不过你还是要请我吃一餐。”

云诤笑了起来,“30号晚上,是我和敏敏的婚宴。内部的,只有家人参加,就在家里举办。晚上六点钟,你准时到。”

“放心,我肯定准时到。”

挂了电话,云深靠在墙壁上,浑身很疲倦。最近总觉着精神不济,每天都感觉睡眠不足。

云深打了个哈欠,她要申请调班,不能这么没日没夜的做手术。

调了班,云深得了两天的假期。

原本打算有两天假期,带着秦松出门玩。

结果云深躺在床上就爬不起来了。

连着两天,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等她睡醒,也到了重新上班的时候。

云深揉揉眼睛,盯着秦潜。

秦潜挑眉,“做什么?”

云深盯着他,问道:“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

“没有。我怎么可能做坏事。天天下班就回家带孩子,别说没有做坏事的念头,就算有,也没时间。”

云深挥手,“我不是说那个坏事。我是只别的方面。”

秦潜奇怪地看着云深,“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说完,他就下床。

“姓秦的,你给我站住。”云深怒吼一声。

秦潜站住,回头看着她,很是担心,“云深,你怎么了?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

云深眼珠子一转,冷静地说道:“我估计我怀孕了。”

“真的?”秦潜一脸惊喜。谢天谢地,总算怀孕了。没有枉费他这大半年,坚持在皮球上面戳了那么多针眼。

云深点头,“我要是没有判断错脉象,那么我就是真的怀孕了。只是我们一直在有效避孕,你说我怎么会突然怀上。姓秦的,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秦潜哈哈一笑,“老婆,怀孕是好事,你该高兴。”

云深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说的没错,我的确该高兴。但是我身为医生,也必须弄清楚怀孕的原因。莫非是皮球质量不好?那不行,我得去投诉厂家。生产个皮球都生产不好,这种厂家就该拉出来鞭尸。”

云深作势要打电话投诉。

秦潜赶忙拦着,“老婆,你千万别冲动。皮球质量没问题。”

云深似笑非笑地看着秦潜。

秦潜笑了笑,“我就是把皮球加工了一下。这不是松子一个人,没人作伴,多孤单啊。给他添个弟弟妹妹,让他做哥哥,他肯定高兴。”

呵呵!

云深追杀秦潜。

秦潜逃到洗手间。

云深敲门,“出来。”

“不出来。”

“出不出来?”

“坚决不出来。”

“要迟到了。”

“我已经让苏秘书将会议推迟到下午。”

云深:“……”

MMP!

“你是不是男人!”

“我在床上已经充分证明我是一个男人。”

云深咬咬牙,不要脸的臭男人。

“姓秦的,我回娘家了。有种你今天都别出来。”

“亲爱的别走。”

秦潜乖乖地从洗手间出来。

云深双手抱臂,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堂堂大市*长,这么怂,要脸吗?

秦潜笑道:“在老婆面前,无所谓脸面。亲爱的,我知错了,保证改正。”

云深笑了起来,“少糊弄我。你分明就是知错不改的典范。”

秦潜咧嘴一笑,故意做出一副憨厚的模样。

云深低头,实在是不忍直视。

好好的一张帅脸,好好的一个高冷男神,就别学人家做出一副憨厚的样子。

秦潜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老婆,我认打认罚。”

云深甩了个白眼给他,“我要回娘家住两天,这两天你好好带着儿子,别委屈他。”

“你还回娘家啊!”

云深点头,“早就定好的,你忘了吗?我爸叫我回去,我都答应了。”

秦潜一想,还真有这回事。

刚才着急,竟然给忘了。

“那我送你。”

云深摇头,“下班后我自己开车过去。你不用担心我,我自己是医生,我的身体情况,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不放心。”

云深亲亲他的脸颊,“有保镖跟着,你不用担心我。一会到了医院,我先做个检查,确诊一下。记住,不满三个月,不准瞎显摆。”

秦潜连连点头。老婆说什么都是对的,老婆说的话要坚决执行,不打折扣。

云深到了医院,先去妇产科做了个检查,确定怀孕,已经有35天。

她就说这段时间累得很,原来是怀孕了。

秦潜王八蛋。秦松才一岁多,又让她怀孕。

下了班,云深开车回娘家。

牧离,云慎都在家里。

云谱小朋友幼儿园放学,也回到了家。

云诏也在。

“爸,妈!云谱。”

云谱扑到云深怀里,“姐姐!”

云深抱抱他,有亲了亲,“姐姐抱着你坐下。”

“这是怎么了?”

气氛为什么这么严肃。

云慎说道:“云诏要替他妈妈出头。”

“出什么头?”

云深感到很奇怪。

牧离对云深说道:“云诏妈妈出来后,就办了一个影视公司,开始做幕后。今年她和人合作了一个影视项目,结果别人耍了一出空城计,不光前期投资的钱收不回来,一手策划的项目也变成了别人的。如今人家反过来告她侵权。”

就这事?

牧离又说道:“云诏希望你爸爸出面,帮忙解决这件事情。把前期投资的钱要回来,还要把项目拿回来。”

云深了然。

估计游安安也是走投无路,所以找上云诏,让云诏出面求情。

云诏毕竟是云家人,以云慎在圈子里的影响力,他如果出面,这件事应该能够处理好。别人不给游安安面子,总要给云慎面子。

云慎如今在圈子里的地位可不得了,导演界第一人,演员的福星。

谁拍他的电影,不是成为票房保证,就是成为影后影帝。

这么多年,几乎就没有失手过。

他要发话,圈子里从上到下,都得给他面子。

游安安打着云慎前妻的名头在外开公司,可惜啊,别人都不肯给她面子。

一个过气女明星,又和云慎离了婚,儿子也不怎么争气。大家凭什么给她面子。

但凡云诏争气一点,让外人看到他被云家重点栽培,外面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出于未来投资考虑,多多少少也会给游安安一点面子,不至于将事情做得这么绝。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

游安安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云诏身上。而云诏则将所有的希望寄托早云慎身上。

云慎板着脸,说道:“你妈妈出来的那天,我就对你说过,我是我,她是她。你去看望她,甚至经济援助她,我都没意见。你是成年人,那是你的自由。但是不要指望我帮她。我和她早已经划清界限。这次的事情,你劝她,就当是一个教训。下次做事情小心一点,把眼睛擦亮一点。”

云诏抬起头,非常的失望,“爸,我是你儿子。”

“你的确是我儿子。该给你的我都给了你,人脉,背景,资源,你要都给你。但是要我出面替你妈妈说话,不可能。”

“她是我妈,你的意思是让我眼睁睁看着她被人骗?原本是她拉起来的项目,如今被人空手套白狼给套走了,难道就要咽下这口气?”

云慎严肃地说道:“你妈妈没有那个本事,就别操作那么大的项目。如今被骗,就当是花钱买个教训。”

云诏抱着头,“爸,这几年我难得求你一回,你就这么狠心。”

云慎说道:“云诏,我和你妈妈为什么离婚,你一清二楚。我就明确告诉你,我不可能和你妈妈发生任何牵扯。”

云诏大声吼道:“不用发生任何牵扯,你就打给电话,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肯做。”

“我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我不欠你妈妈。反倒是她欠了我。云诏,你不要无理取闹。”

云诏冷冷一笑,“都说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爸,这话果然没错。”

“你放屁!”

云慎怒斥,“你牧阿姨是我的原配,我和她是复婚。还有,你牧阿姨在我面前,从来没有说过你一句不是。你不要随口污蔑人。”

云诏眼睛通红,“我难道说错了吗?如果你和妈妈没有离婚的话,妈妈出了这样的事情,你能不管?”

“你妈妈背着我,生下别人的孩子,我要是不离婚,我他M就是乌龟王八蛋。”

云慎气急败坏。

云诏大吼,“说来说去,你就是恨我妈。”

云慎不甘示弱,“对,我就是恨你妈。你妈对不起我在先,用我赚的钱,喂养游家那群白眼狼,我不光恨你妈,我还恨所有游家人。我恨不得游家人全部死绝。你现在满意了吗?”

云诏脸色惨白,额头上是密密麻麻的冷汗。

这是云慎第一次告诉他,恨游家所有人。

云诏连连后退,不敢置信。

云慎大怒,“如果不是你那个舅舅,云深就不会被拐卖到山沟沟里,我和你牧阿姨就不会离婚。游家人拆散了我的家,我没弄死他们全家人,已经是看在你的份上手下留情。云诏,如果你还当自己是云家人,你妈的事情你就别管了。好好给我读书上班。该给你的,将来一分钱都不会少。如果你想替游家人出头,那你就滚出去,永远别踏进云家大门。我云慎没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儿子。”

云慎都快气疯了。

吃老子的,喝老子的,享受着云家带来的所有好处,可是心却一直向着游家,光为游家着想,半点不为他这个当老子的着想。

养了这么一个儿子,不如不养。

“爸,你太狠心了。”

云慎冷冷一笑,“云诏,老子问你。自从我和你妈妈离婚以来,你有将自己当成云家人吗?你不和你的堂兄弟们来往,偏偏和游从水那个小混混钻到一起,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

他能说实话吗?他能告诉爸爸,他之所以不和堂兄弟没来往,是因为自卑。

每一个云家人,无论比他大还是比他小,无一例外都比他厉害,都是一群学霸。而且母族家世极强。唯有他,母族不仅不给力,反而拖累。他和堂兄弟们在一起,完全找不到丝毫的自信,只会被打击得无地自容。

和游从水在一起不一样。在游从水面前,他就是天。他说东,游从水不敢说西。他让游从水做什么,游从水就得做什么。而他只需要付出一点金钱就可以了。

他在游从水面前,能找到失去的自信和优越感。这就是为什么,他乐意和姓游在一起混。云慎非常失望。

云诏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云慎叹息,“圣人都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你不和优秀的人在一起,偏偏和一个小混混在一起,就为了那可怜的优越感。

你不思进取,不想着努力提高自己,只会用金钱寻找优越感,你真是太令人失望了。云诏,若非DNA检验报告告诉我,你的确是我儿子,我丢怀疑是不是抱错了。

你身为云家人,没有继承哪怕一点点云家的优秀基因,倒是将游家人的堕落,贪婪,自私,小聪明学了个十足十。你真的太令我失望了。

远的不说,就说你云诤堂哥。他没毕业,就开始创业。创业资金,都是他自己解决的。别管他是忽悠,还是拉投资,他没有顶着云家人的名头,没有顶着你大伯的名头,就将网站办了起来。为了做内容,他每天加班加点,一天只睡四个小时。

工作的同时,还要读书充实自己,拿到了硕士文凭。对比你,你同样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可是另外的十八个小时你都在玩游戏,两个小时用来吃饭。你们同为云家人,起点几乎一样,资源背景差别不大,可是你们的人生,却天差地别。云诏,你就不羞愧吗?”

云诏呵呵冷笑,“对,我是该感到羞愧。云家兄弟姐妹几十个,就我最蠢,就我最笨,就我给你丢脸。爸,你不帮我妈妈,你也不用这样埋汰我吧。我好歹也是你的儿子。”

云慎苦笑,“我真的希望没有你这个儿子。这些年,你自己数数你做过的事情。有哪一件值得人夸赞?云诏,你妈妈的事情,我做皇帝你着急上火,你想当孝子。但是我要告诉你,你对你妈妈尽孝,前来逼迫我,就是对我不孝。”

“爸,你就直说吧,到底帮不帮?你是不是见死不救,眼睁睁看着我妈被人骗,还落井下石。”

云慎笑了起来,“你放心,你妈妈的事情,我就看着,绝不会落井下石。我没那么卑劣。我真要落井下石,早在你妈妈坐牢的时候,我就动手了。你别白费口舌,赶紧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云诏蹭的一下站起来,眼睛都红了,全是被气红的。

“爸,在你心目中,我就是比不上云深,更比不上云谱。”

云慎嘲讽一笑,“少说有的没的,赶紧滚!”

云诏狠狠踢了一脚桌子,怒气冲冲地跑了出去。

牧离叹了一声,“你们父子就差直接翻脸,何必了。”

云慎苦笑,“我不狠心一点,那小子永远都是稀里糊涂。还想两边讨好,讨好他妈,就来逼我。我要是如了他的愿,你信不信,游安安明天就能折腾出新的事情,立马顺杆子往上爬。我就是要掐断游安安的幻想。想靠上我,做梦!”

云深问道:“爸爸,你的意思是游安安故意借这次的机会来试探你。”

“对啊!游安安可不是省油地灯。”

游安安的确不是省油的灯。

得知云慎拒绝她的求助,游安安大骂云慎不是个东西。

她问云诏,“你在公寓等我,我现在过去找你。”

云诏开车回学校附近的公寓。

下了车,上了楼,就看到自己家门口蹲着一个人。

云谨早在上个月,就从少管所放了出来。

先是混了一段社会,没了钱,找不到游安安,她就到学校打听云诏。

得知云诏住在这个小区,她就想办法混了进来。

听到电梯开门,云谨站了起来,还打着哈欠,“大哥,你可算回来了。我等了你好长时间。”“云谨?”云诏看着眼前化着大浓妆,穿着暴露的衣服的女人,竟然是云谨。他根本不敢认。

“对啊,就是我。五年没见,大哥不认识我了吗?”

云诏呵呵冷笑,“你还有脸来见我,滚!谁是你大哥。”

云谨笑嘻嘻的,“当然你是我大哥啊。云诏,你可别忘了,我们可是同母异父的兄妹,DNA上面,我们还流淌着一样的血。”

“赶紧滚,否则我报警。”

云谨伸出手,“我没钱吃饭了,你给我钱,我就走。”

“还想让我给你钱,做梦!你走不走?”

云诏伸手拉扯云谨。

云谨大皱眉头,“云诏,你弄痛我了。”

“你活该。你赶紧给我滚出去。”

云谨却赖着不肯走,“你不给我钱,我就不走。现在我身无分文,这个时候出去,只能去卖。你想有个做妓*女的妹妹吗?不想的话,就给我钱。

我现在谁都找不到,只能找你。我去过以前的家,门房就跟赶苍蝇似的,把我赶走了。我要是敢靠近,他们就拿棍子打我。

哥,我的亲大哥,你给点钱给我吧。你可是堂堂云家四房大少爷,我都打听了,你每天花钱就地,钱跟流水一样撒出去。你就从手指缝里面露一点给我,就够我用的。”云诏呵呵冷笑,“想要钱?”

云谨连连点头。

云诏嘲讽一笑,“做梦。你要是再不走,我就给爸爸打电话。他都恨死你了,要是他知道你在这里,他肯定派人来抓你。”

“云诏,你是不是人,对自己的亲妹妹都这么狠。”“你给我闭嘴。我可不是你的大哥,你也不是我亲妹妹。谁生了你,你找谁去。”

此时电梯再一次打开。游安安从电梯里走出来,就看到熬云诏和一个器装怪副的下贱女孩子拉拉扯扯。

游安安顿时板着脸,“云诏,你女的是谁?叫你不要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孩子在一起,你怎么不听。”

“妈,是我啊。我是云谨。”

云谨跟见了救星一样,朝游安安扑来。

游安安吓坏了,“你是云谨?”

云谨连连点头,“妈,你给我点钱吃饭吧。我身无分文,马上就要露宿街头。大哥不认我,也不肯给我钱,现在我只能靠你了。”

游安安一脸嫌弃地看着云谨这模样,“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你是怎么打扮的,跟鬼一样。别人见了,还当你是出来卖的。”

“妈,我没钱。我也想打扮得好看一点,可是我没钱啊!你先给我一点钱,让我吃饱饭,好不好?”

游安安冷哼一声,“进来吧,先把你这一身给洗干净再说其他的。”

云谨转眼高兴起来,跟着游安安的身后,走进云诏的公寓。

云诏很不满,盯着游安安。

游安安给他使了个眼神,让云诏稍安勿躁。

------题外话------

完结倒计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