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猫咪官网app入口

三锦的语气虽然平淡。但她也是真的没怪以晴。安之的亲骨肉,自己维护他是天经地义的。是一个母亲的本能。而以晴呢,虽然是养在自己名下,毕竟与自己没什么太深的感情,所以云锦根本就没指望她会去冒着被德妃娘娘处罚的危险,来帮自己抵挡那个姣掩和宫女。

“以晴很羡慕安之”。以晴看着被云锦搂在怀中的安之,悠悠的说道,“能有小四婶这般的相护,他实在是很幸福。”

“我是安之的额娘,本就是应该护着他的,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云锦看着安之,见他也正向自己看过来,眼睛里居然是一片担心的神情,心下一暖,用自己的脑门在安之的脑门轻轻的蹭着,柔声说道”“倒是安之小小的年纪就知道护着额娘,这才是最难得的。”

“小四婶,你是不是很讨厌以晴?”以晴看着云锦和安之母子间的交流,忽然开口问道。

“以晴格格”跟在以晴身边的唐据嫉忙说道,“你怎么能这么跟侧福晋讲话?”

“没关系”。云锦抬起头来,用眼神示意唐姣掩退过一边,然后搂着安之看着以晴,淡淡的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难道不是吗?”以晴看了看云锦的额头,那里曾经被她伤到过,面色平静的说道,“我之前曾经害你受过伤,险些破了相。

“不能说我讨厌你,只能说是我没有喜欢你”。云锦想了想说道,“不是因为你曾经害我受过伤的事儿,毕竟那事儿你也不是故意的,但我不喜欢你当时的态度,虽然那时候你的年纪不大,但也不算小了,哪些事情不能做,哪些话不能说,你不是不明白的。”

“原来是这样吗?”以晴的神色明明是不太相信的样子,但也不再追问了,而是低下头来说道,“以晴现在也明白了,当时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很没有规矩。只是不知道现在改还来不来的及?”

“你现在才多大?”云锦看着以晴,淡淡的笑笑说道,“你的人生还没有真的开始呢,有什么来不及的呢?我们爷让我带你进宫来,就是让你多见见世面,让你能具备些皇家女子应有的风范,只不过今儿个却是让你跟着受惊了

“四叔和小四婶能为以晴如此费心,以晴很是感激”。以晴对云锦笑了笑,然后又疑惑着问道。“至于今天的事儿,以晴也很不明白。玛婚她为什么

“也不为什么?”云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只是她不怎么喜欢我罢了。”

气质女郎红色旗袍装露美臀写真

“也是不喜欢吗?”以晴沉吟着,然后又着着云锦问道,“那玛婚每次见到小四婶,是不是都会这样呢?。

“以前虽也有不愉快的时候。但并没有象今天这么激烈,以后会怎么样,我现在也不知道”。云锦摇了摇头,看着以晴说道,“不过今天看她对你的态度倒还是不错,要不这样,以后进宫,咱们分开来给娘娘请安,也省得你受我的牵忍”

“小四婶这是说哪里话来?。以晴睁大了眼睛看着云锦说道,“以猜是跟小四婶一起进宫的,哪有分开请安的道理,虽然小四婶没让以晴改口,但皇玛法既将以睛养在小四婶的名下,以晴就是小四婶的女儿了,今儿个是因为事发突然,以晴一时被吓着了,才没能帮到您的忙,以晴心里已经很是懊恼了,如果小四婶再这样说的话,以晴就真是无地自容了

“我已经说过了,这事儿与你不相干,你也用不着懊恼”。云锦淡淡的笑了笑,又对以晴说道,“至于是否要分开请安的事儿,你也再好生想想,如果你还是要和我一起去,那我自然也不会反对,只是话我要说在头里,以后如果娘娘对我有什么不满之处,你也不要随意反驳,毕竟她是长辈,今儿个如果不是为了安之,我也不会去违抗她的命令。”云锦可不想以后再闹出什么以晴为了她与德妃娘娘拼死相抗之类的戏码。

“以晴记住了以晴点了点头说道。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云锦看着以晴问道,没等她回答呢,又接着说道“如果没问题的话,那今儿个咱们就说到这儿吧,我脸上有伤,说多了话也有些疼

“小四婶恕罪”。以晴忙说道,“是以晴太粗心了。”

“没事儿”。云锦摆了摆手,对以晴说道,“如果你还想与我详谈,以后有的是时间。”

“是。”以晴答应一声,退过一边,不再与云锦说话了。

,,

“侧福晋,您可算是来了”。到了宁寿宫门前,还没等云锦从肩舆上下来呢,好几个下人就已经迎了过来,“太后都等急了,问了好几遍了。”

“了不得,这是怎么了?”可是等她们走到近前,看到云锦的样子,又俱都唬了一跳。

“好了,别一惊一乍的了”。小玉对他们吩咐道,“你们侍候着侧福晋和小主子,我先进去禀报太后

“主子,您手上有伤,还是奴婢来抱小主子吧。”当云锦要去牵安之的时候,安之的奶娘连忙上前对云锦说道。

“也好”。云锦点了点头,对她说道,“一定要看好了安之,别让他惹祸。”

“是。”奶娘答应一声,伸手去抱安之。

“额娘。”安之抱着云锦的腿,躲着奶娘的手。

“安之乖”奶娘哄他道,“让掩嫉抱你,咱们紧跟着你额娘。”

“不嘛,安之要额娘。”安之还是不撒手。

“算了”。云锦这时心里对安之充满了疼爱,也不勉强他,对奶娘说道,“还是让我来带他吧。”

“可是您的手”。安之的奶娘看看云锦的手。

“没事儿,让安之牵着我就走了。”云锦笑了笑,对安之说道,“来,安之,扯着额娘的衣襟走。”

云锦用一只手揽着安之的肩膀,招呼着以晴一起往宁寿宫里走去。进到宫里之后,云锦趁着在外间等宣的时候,赶紧让翠屏给自己整理下有些散乱的头饰,没过多久,小玉就急步走了过来。

“快小玉见着云锦赶紧说道。“太后叫侧福晋赶紧甄。呢。”

“走吧。”云锦叫上以晴,揽着安之走进去见太后。

“不用行礼了”还没等云锦上前见礼呢,太后一见她走进来就急忙说道,“赶紧过来让我看看伤得怎么样了?”

“太后”云锦揽着安之走上前去,离着太后还有一段距离处站住了,笑着对她说道,“其实云锦不曾受什么伤?”

“你这孩子,这脸都这样了,还说不曾受什么伤?”一旁的贵妃娘娘急步走了过来,伸手轻触着云锦脸上的伤,然后又要去查看云锦的手,“还有手,把手给我看看。”

“娘娘。”云锦赶紧将手藏到后面,“真的没什么,一会儿叫太医来看看就好了。”

“怎么?”贵妃娘娘瞪了云锦一眼说道,“你不是说我跟你额娘一样吗?女儿受了伤,当额娘的连看都不能看吗?”

“娘娘,其实真的没什么”云锦见贵妃娘娘如此说,也只好把手伸了出来,“只是不小心被划了几下罢了。”

“这”贵妃娘娘不理云锦,逞自将帕子解了开来,一见到那雪白粉嫩的手背上那几条长长的血淋淋的伤口,眼睛立时就红了,“这还叫没什么?你还想伤到什么样?”

“怎么了?”太后急着说道,“云锦伤的很重吗?贵妃,你把云锦给我带过来。”

“太后”贵妃娘娘也不管了,云锦的手匕有伤,她就拉着云锦的手臂,将她硬拽到太后的面前,对太后说道,“您看看云锦这脸,再看看她这手,德妃她这到底是想做什么?”

讣玉!”太后看到云锦这个样子,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奴婢在。小玉赶紧上前听候吩咐。

“去把德妃给我叫过来”太后恨恨的说道,“再差人去看看皇帝散朝了没有?散了的话,也请过来。”

“是。小玉答应一声退出去了。

“太后,娘娘”云锦对太后和贵妃娘娘说道,“都是云锦不好,让您二位担心了,其实这伤只是看起来比较严重的。”

“你这孩子”太后薄责着云锦说道。“什么叫看起来比较严重,明明就是很严重,你难道就不知道疼吗?”

“太后,云锦也是人生父母养的,怎么会不知道疼呢?”云锦笑着对太后说道,“只是有您和贵妃娘娘这般的爱护,云锦就是受再重的伤也觉不到疼了。”

“打嘴”贵妃娘娘轻拍了云锦一下说道,“你还想再受几回伤?”

“不许打额娘。”安之一直是跟在云锦身旁的,见贵妃娘娘如此动作,立即就抢过来将贵妃娘娘的手拍掉。

“安之,不许没规矩”云锦赶紧对安之说道,“这是娘娘,一直很疼你的贵妃娘娘,你不记得了吗?”

“好小子”贵妃娘娘摸摸自己被安之拍过的手,失笑着看向安之,摇了摇头说道,“居然这么小就会护着额娘了。”

“安之,过来”太后招手叫着安之,“到老祖宗这里来。”

“不!”安之紧紧的贴着云锦,坚决不动地方。

“安之,去啊”云锦忙对安之说道,“到老祖宗那儿去,她最疼安之了。”

“不要”安之一口拒绝,抱着并锦说道,“安之要额娘。”

“太后,娘娘”云锦苦笑着对太后和贵妃娘娘说道,“想来是安之有些被吓到了。”

“可怜见的”太后着着安之怜惜的说道,“居然被自己的亲玛悔给吓成这个样子,这叫什么事儿啊?”

“太后”贵妃娘娘笑着对太后说道,“依臣妾看来,这安之虽然是在害怕,却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云锦呢。您没见刚才臣妾只是轻拍一下云锦,他就冲过来了吗?”

“是啊”太后想想也欣慰的笑了,“没想到安之小小的年纪,居然就有如此孝心了。”

“太后您还夸他”云锦摇着头说道。“安之以下犯上,居然敢对娘娘动手,论理当罚才是。”

“以下犯上?”贵妃娘娘摇头失笑着说道,“安之才多大?你怎么会用上这个词来了?”

“不是云锦用词严重”云锦苦笑着说道,“是因为今天这事儿,就是因为安之这孩子以下犯上而引起的。”

“哦?”太后皱着眉看着云锦问道,“你是说,德妃今天把你伤成这个样子,是因为安之这个才一岁多的孩子冒犯了她?”

“云锦”贵妃娘娘也看着云锦问道。“你说说看,今天这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太后,娘娘”云锦对太后和贵妃娘娘说道,“这事儿还是让以晴来说吧,当时她也在场。”

“以睛。”太后和贵妃娘娘这时才把目光放到以晴的身上。

“以晴”云锦赶紧提醒以晴道,“赶紧给太后和贵妃娘娘请安啊。”

“以晴给老祖宗请安,给贵妃娘娘请安。”以晴走上前来,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起来吧”太后等以晴站起身后,马上问她道,“今儿个在德妃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从头到尾的说来给我听听。”

“是。”以晴又行了一礼,将事情发生的经过如实的说了一遍,没添加,没删减,也没篡改。

太后听到德妃被安之连踹带打之后,都有些忍俊不禁,但想到德妃娘娘居然要对安之动手,脸色也很不好看起来。

“这德妃妹妹也真是的。”贵妃娘娘皱着眉头说道,“安之才多大,就要追究他的忤逆之罪,这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吗?”

“她到当真是越来越出息了”太后阴着脸说道,“居然跟自己的亲孙子,一个一岁多的孩子较起劲儿来了,哪有一个一宫之主的样子。”

“太后”贵妃娘娘想了想,跟太后建议道,“这个事儿,是因为德女讲妹要处罚安之引起的,受伤的又是云锦,不如把胤模也叫来吧。”

“也好”太后点了点头说道,“德妃要罚安之,又把云锦伤成这个样子,也该让她给胤镇一个交待。”

防:

,新版猫咪官网app入口